导航

首页

故事大全

民间故事

放牧一千只兔子的牧人
  • 放牧一千只兔子的牧人

  • 放牧一千只兔子的牧人


       这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那还是鞑靼进攻波兰的时候。鞑靼先是出现在东方的大草原上,后又像洪水似地向波兰涌来。他们烧毁城市和村庄,掠夺财富,把年轻力壮的波兰人虏去做奴隶。
        国王把他的骑士赎买出来,富有的市民把自己的亲属赎买出来,只有贫苦的农民无人赎买,不得不在鞑靼那里干很重的劳役,直到死去,除非是偷偷跑掉。
        伏舍米乌就是从鞑靼那儿逃跑出来的。
        他为了逃回祖国不知经历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大雨淋他,太阳烤他,狂风吹他,寒冷和饥饿折磨他。
        他经受住了一切考验,走呀,走呀,对故乡波兰土地的思念支持着他向前,向前。一路上,他哪儿也没见到金黄的庄稼,哪儿也没有见到愉快的山丘,哪儿也没有见到银色的湍急的河流,只有维斯瓦河流过的那片土地才有这美好的一切。
        现在他正走在喀尔巴阡山下的原始森林里。他身披一件沾满尘土的破旧原色粗呢外套,肩膀上挂着个磨光了毛的兔皮袋子,袋子里装着他的全部财富:好心的人送他的一块面包,一小罐牛奶和路上拾到的一个小钱。
        他走呀,走呀,一路上靠吃野果维持生命,面包和牛奶他动也不动,想留在最困难的时候应急。
        他走呀,走呀……突然,一个老头儿出乎意料地从树后钻出来,站在他的面前。这老头儿弓腰驼背,白胡子,跟所有的老人一样拄着一根拐杖。
        “你好,小伙子!”老头儿说。
        “您好,老爷爷!”
        “好人哪,你兴许有面包吧?能不能分一点给我?我已经饿得走不动了。”
        “您为什么,老爷爷,不吃野果子?”
        “这可不像你们年轻人想的那么简单,啊,不简单!摘野果子得弯腰。
    而我,要是弯下腰去那就再也直不起来了。”
        “老人真可怜,”伏舍米乌心想,“我得救救这个老人。我可以靠吃野果活着。”
        他从袋子里掏出了那块面包,自己的第一块也是最后的一块面包。“拿去吧,老爷爷,祝您长寿。”
        老头儿非常高兴。一手接过面包,另一只手立刻伸进怀里拿出一只笛子,递给了年轻人。
        “好心的人,把这笛子拿去做个纪念吧。将来它对你也许有用哩。”
        他们分手了。一个朝东走,另一个朝西走了。
        伏舍米乌走了不到十步,回头看看老头儿往哪里去,可是老头儿连影子出没有,像是被风刮走了似的。
        “准是松树把他遮住了。”伏舍米乌心想,继续朝前走了。
        他走出了原始森林,来到一片被烈日烤晒的荒地,到处都是石头。没有一颗小草,没有一丛枯萎的灌木,哪怕是这儿或那儿有点发黄的景天属植物也好啊,哪怕有点儿香薄荷给人一点绿色和香味也好啊!
        一眼望去,看不见房舍、炊烟,看不见一点人迹。
        时间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太阳仍然像个火球挂在天空。荒地却看见尽头。
        “我该休息一会儿,喝口牛奶解解渴。”
        他左顾右盼想找个有坡的地方,为了坐得舒服一点。忽然头顶上响起沙沙的声音,起风了。
        风从上面刮下来,卷起团团尘雾,顷刻之间什么也看不见了。等卷起的沙土落下后,伏舍米乌看到,有人径直朝他走来。又是一个老头儿,步履蹒跚,比在森林里遇见的那个老人更老,也更疲乏。
        “好人啦,给我点水喝吧,那怕是一滴也好啊!水……水……”老人嘶哑的嗓音说明他好久不见水了。“我渴死了!”

    厦门万代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字典网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09065291
    广告|友情链接合作:224931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