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破 衣 服

  • 破 衣 服


        从前,在海边的一座巨大城堡里住着一个老领主,他十分孤独,在这座既破旧又空旷的城堡里,没有年轻人或是性格开朗的人给这儿带来一点生气,哪怕是一点笑声。老头儿成天不是在石砌的走廊里走来走去,就是独自坐在屋子里,透过窗户眺望灰色的海洋。
        老头儿有一个他不愿看上一眼的小外孙女,小女孩的母亲是他最疼爱的女儿,女儿在生这外孙女时死去,老头从此就憎恨这小女孩。孩子的父亲替国王到很远的地方去参加海战。她没有双亲,也得不到别人的爱护,只有一个老保姆把她收留在身边。老保姆拿她外祖父桌上的剩饭剩菜喂她,找一些破衣服给她穿,此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人关心她了。
        由于老领主不喜欢他的外孙女,大多数仆人对她挺凶狠,随意吆喝她,叫她滚远点儿。小女孩成年穿着破衣服,人们便叫她“破衣服”。
        破衣服独自在城堡的后花园玩耍,到海滩上去玩,还常常到田野里去找她唯一的伙伴——瘸腿的牧鹅少年。他比破衣服年纪稍大些,出娘胎就是个瘸腿,住在附近的一个农庄里,每天早晨把鹅群从农庄赶向田野,赶进池塘,让它们游水嘻戏,捕鱼觅食。他还喜欢吹笛子,而听笛声是破衣服最大乐趣。
    牧鹅少年吹奏笛子曲调优雅,时而欢快,时而悲伤,有时还会使她想起森林里的神仙,想起远处的山水,想起别的国家。有时乐声柔和欢乐,她就高兴得跳起舞来,这时牧鹅少年也跟着跳起笨拙的舞来。春夏过去了,到了冬天,夜晚很长,破衣服就坐在老保姆房里的火炉边,要老保姆给她讲骑士和女士们的故事,打仗和巨人的故事或者在海边游玩、在天上飞翔的神仙故事。破衣服两眼凝视着炉火,一直听下去,直到两颊发热,两眼晶莹发光,最后打起盹来,这时老保姆也打着呵欠说,不能再往下讲了,小女孩该睡了。小女孩爱听故事,但她最高兴的是当别人忘记她的时候,溜出去找她的朋友,那个用魔笛吹曲子的牧鹅少年。他俩边说边玩,一起度过夏天的夜晚。破衣服还讲故事给少年听,少年给她吹笛起舞,这时小女孩便忘记了世界,破旧的城堡,冷酷的仆人以及她从未见过的外祖父。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老领主变得越来越苍老、忧郁了。现在他难得在城堡的走廊里走来走去,只是整天整夜地坐在窗前眺望着灰色的大海,又长又白的胡子长到了膝盖,长到了脚背,一直绕到了他的椅腿上。当他想起他那死去的无比疼爱的女儿时,便会流下泪来。他就这样坐在那里想呀哭呀,让岁月慢慢地流逝。
        一天,国王来到附近的一个城镇访问,给所有的领主贵族和他们的太太小姐发了请帖,请他们参加一个盛大的舞会。老领主也接到了请帖,他叫人给一匹乳白色的马配上马鞍和僵绳,又叫一个理发师用一把特大的剪刀剪去了他那绕在椅腿上的胡子,然后换了一身漂亮的衣服,骑马到镇上去。破衣服虽然依然穿着破衣服,可已经是美丽可爱的大姑娘了。这时她正在楼上房间里跟老保姆讲话,听到楼下马蹄的得得声,问保姆楼下发生了什么事。
        “国王要在镇上举行一次盛大的舞会,”老保姆说,“你外祖父也应邀去参加。你朝窗外看下去就可以见到他了。
        “我多么想去参加这样的舞会啊,”破衣服对老保姆说:“你立即去替我向外祖父要求一下,请他带我一块儿去,不然就晚啦!”
        正在这时,老领主步入天井,在一个马夫和仆人的帮助下,艰难地跨上了马背,就要出发了。
        “那是我的外祖父吗?”破衣服说,“他穿着那么好的衣服,看上去多漂亮。我多么希望他能带我一起去!”
        “我从来没问过他,”老保姆说,“再说现在也太迟了,当我这把老骨头撑到楼下时,他早已走了。”

    厦门万代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字典网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09065291
    广告|友情链接合作:224931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