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汉高祖观殿

  • 汉高祖观殿


        传说刘邦灭了项羽,一统天下之后,就出榜广召四方能工巧匠,在京城大兴土木,营造皇城、宫殿,消息传到老家沛县,有个巧木匠王小九也想报名应召。无奈商量几回,老娘咋也不愿意这个“独苗”离开自己。娘儿俩几说几崩,闸板不入。那天晚上,吃着饭娘俩又商议开了。小九说:“娘,这修城盖殿,也是百年不遇的大事,再说京城是通都大邑,真要干上几年,咱又能开眼界长见识,又能跟着名家学艺,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您咋老不让去哎?”娘说:“九娃,凡事你就别想得那么顺当!娘不让你去就自有娘的道理。你爹下世早,撇下咱娘俩一老守着一小;娘最担心的,还是那皇家的活干不得。你年轻,哪知世事的艰难?俗话不说吗,‘伴君如伴虎’,凶险大着哩!自古皇帝有几个好的?一个个翻脸无情,六亲不认!你听那孟姜女哭得多苦!秦始皇修长城,修完长城拿人家民夫填了馅啦。给祖宗修陵墓,怕走漏消息,临了把几百工匠封进坑里陪葬了!瞧瞧这都是什么德性呀!”小九一听就笑了:“娘,小心是应该的。可修城盖殿,工匠夫役是成千上万,哪有那么巧,倒霉事就掉到咱头上了?再说,汉高祖跟咱同县,‘亲不亲,家乡人’,纵然出点事,也还得高看咱一眼哩。”说了一个晚上,娘到底还是没允口。
        眼看着离限期越来越近,没法子,只得把师傅拉了来帮着说情,娘才算点了头。娘说:“既是老哥带着他,我也就放心了,可打明儿离了家就得让他装哑巴。”小九问:“为嘛?”娘说:“自古以来就是‘祸从口出’。跟着师傅只准你大口吃饭,小心干活,别的事,一概装聋作哑!”老师傅听了,虽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还是满口应承下来。师徒俩进了京,师傅就给他报了个名:王哑巴。小九笑眯眯的个圆脸一下子成了长脸啦,整天不吭不哈,闷头子干活就是喽。有时晚上见人家说说笑笑,实在眼馋,一阵子急起来,就生娘的气。
        俗话说“怕鬼招魔障”。怕事怕事,那事真就落到头上来了。
        那天傍晚,收罢工大伙都走了,小九在大殿里的西南角上,油漆内檐板,还有点尾工。小九一心赶活,不知不觉,外边太阳就快落山了。这当口,从殿口外边,可就轻手轻脚走进一个人来。这个人,个头不高,身穿便服,背着手,在殿里闲情信步。这人是谁?不是别人,正是当朝开国皇帝汉高祖刘邦。这两天,听说主殿就要竣工,心里憋不住老想来观看观看。此刻饭后无事,从后宫一溜漫步就走到这儿来了。
        汉高祖在殿里从前到后走了一趟,只见殿宇高大,气势雄伟,处处龙飞凤舞,满眼金碧辉煌,果然富贵还是帝王家,心里暗暗思忖:也罢了,这天下算没白打。他不由一阵心花怒放,顿时手舞足蹈,右腿冲上凌空一踢,右手照着腚尖“呱叽”就是一掌!拇指在胸前一竖,摇头晃脑,似唱非唱,似念非念:“嗨嗨!没想到亭长出身的刘三儿,竟也有今哪……天!”就在那满殿嗡沙沙的回声里,他单腿着地,滴溜溜拧了个圈儿,顺势朝下又来了个骑马蹲裆,把他当亭长爱玩的那套浪荡玩艺儿又抖擞出来了。只见他嘴角高挑,双眼仰视,眼珠子白多黑少,就跟整吞熟鸡蛋黄噎住似的!
        汉高祖这么朝上一翻眼不要紧,不好,大殿西南角上,象有个黑影轻轻蠕动。他暗自吃了一惊,急忙收了架子,紧走几步,借幡龙金柱影着身子,歪头朝上瞅瞅,娘哎!不是别的啥,是一个小工匠正闷声不响朝封檐板上描油彩。
        等看清了,认准了,汉高祖的凉汗也下来了。心想,刚才那阵子手舞足蹈,连唱带做,得意忘形,丑态百出,连自家小名儿都浪荡出来了,还不全让这小子听了去看了去?这要出去一宣扬,我堂堂皇帝岂不成了痞子无赖了?他心里盘算:咋着说这事也不能让走漏出去。还好,眼下还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事不宜迟,要想保住皇家尊严,就得杀人灭口!

    厦门万代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字典网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09065291
    广告|友情链接合作:224931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