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故事大全

郑渊洁童话

邮票上的决斗
  • 邮票上的决斗

  • 邮票上的决斗


    亚旗上小学五年级,他喜爱集邮。今年是牛年,十二生肖系列邮票该发行牛
    票了。亚旗的爸爸还真像爸爸,早晨四点钟就跑到集邮公司门口去排队,好不容
    易给儿子买了一张牛年邮票。亚旗乐得合不拢嘴,他小心翼翼地将牛票插进集邮
    簿,放在鼠年邮票的旁边。亚旗哪里知道,就在他把牛年邮票插进集邮簿以后,
    里面就发生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决斗。亚旗的牛年邮票上的那头壮牛名叫汉斯。汉
    斯时常为自己家族的地位和荣誉感到自豪。人们称赞牛是埋头苦干,任劳任怨。
    人们还经常说"象老黄牛一样勤勤恳恳"。你瞧,连人都愿意把自己比喻成黄牛,
    而且还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呢!这是汉斯的家族的每一个成员通过辛辛苦苦的
    劳动换来的,汉斯十分珍惜它。
        可是,现在,汉斯被激怒了。刚才,汉斯神气十足地来到集邮簿里,他的头
    昂起来,眼睛看着天上,等待着左邻右舍对他赞美。
        “瞧,牛兄弟来啦!"汉斯身边传来一个尖尖的声音。
        "兄弟?"汉斯心里一热,他想:怎么这里已有自己家族的兄弟先行一步,来
    到这集邮簿里了?
        汉斯低头一看。他大吃一惊--刚才说话的是一只老鼠!
        老鼠站在一张黄色的邮票上,正冲汉斯笑呢。"牛老弟,你好!"老鼠先打了
    个招呼。
        "少称兄道弟!"汉斯勃然大怒。"老鼠是什么东西?好吃懒做,鬼点子多,追
    求享受,怕吃苦。....."汉斯越想越生气。
        "你。....."老鼠不明白牛兄弟干吗发脾气。
        "谁让你到这儿来的?"汉斯劈头质问老鼠,他觉得,这老鼠一定是偷偷跑到
    邮票上来的。
        "人让我来的呀!"老鼠回答。
        "胡说!人最讨厌你们老鼠!"汉斯说。
        "确实是人让他来的。"一个粗声音插进来。
        汉斯往前一看,老鼠旁边的邮票上站着一头猪。猪也为老鼠说话。
        "对,是人让他来的,我们作证。"几个声音同时说。
        汉斯再往前看,还有猴子、鸡、狗。
        "你们?!"汉斯没想到他们都为老鼠说话。
        "牛兄弟,你别生气,"猴子挤挤眼睛,"说老实话,舒克比你早来一年呢,他
    现在的身价比去年贵几倍,可不止八分了呀?"什么?老鼠还有名字?而且比我牛
    的身价还贵?汉斯清清楚楚地记得他是亚旗的爸爸花了八分钱买来的。自己就这
    么同一只老鼠站在一起?还排在他后边!汉斯认为这是奇耻大辱,他必须奋起捍
    卫牛的尊严,必须挺身维护牛家族的荣誉。
        "我不能和你站在一起。"汉斯向舒克庄严宣布。
        "为什么?"舒克仍然笑嘻嘻地说话。
        "我要维护我们神圣家族的尊严。"汉斯一边说一边挺起胸膛,向大家显示一
    下牛的憨厚、忠实本色。然后,他又有意识地抬起前蹄,让大家看见他脚上厚厚
    的茧子,这是劳动的名誉呀!
        大家都笑了。
        汉斯火了。
        "那你说怎么办呢?"舒克无可奈何地问。
        "你从这儿立即滚出去!"汉斯盯着舒克一字一句地说。
        "这不大可能吧?"舒克回头看看大家。
        "当然不行,舒克怎么能走呢!"鸡说。
        "就是,汉斯也太不讲理了。"狗说。
        汉斯勃然大怒,他的牛脾气上来了:"咱们决斗!谁输了谁走!"汉斯向舒克
    挑战了。
        大家都愣了。他们没想到,素有忠厚老实美名的牛,居然这么不通情理。
        "算了吧,牛老弟,大家别伤了和气。"舒克说。
        一听老鼠还厚着脸皮称他为"老弟",汉斯认为这是对他的家族的公开侮辱,
    他低下头,把?利的牛角对准了舒克,"你再管我叫老弟我就顶你!"汉斯剑拔弩
    张。
        舒克没说话。他耸耸肩膀,觉得好笑。
        "你敢和我决斗吗?"汉斯再次进逼。
        “好吧。"舒克心平气和地答应了。
        "怎么决斗呀?"鸡担心地问。
        "比劳动!比谁干活快!比谁不怕累!比谁能吃苦!"汉斯一口气说了一串决
    斗项目。
        大家都为舒克捏了一把汗。谁不知道牛力气大,是出名的能吃苦耐劳呀!
        "比就比!"舒克答应了。
        经过磋商,拟定了决斗的三个项目:
        一、比耕地。十亩地,看谁先耕完;二、比力气。两块各重一吨的大石头,
    搬运五十米,看谁先搬到;三、比拉车。
        两辆满载货物的车,由汉斯和舒克拉,谁拉不动谁输。三局两胜。双方立了
    字据。
        好在集邮簿里天地广阔,种类齐全,什么样儿的邮票都有。决斗场地和器械
    应有尽有。
        猴子资格最老,他自告奋勇地当了裁判。
        这是两张各有十亩地的邮票。现在成了汉斯和舒克的决斗常他俩要同时开始
    耕地,看谁先耕完。
        "预备--"猴子举起了发令枪。
        "啪!"枪声响了。
        汉斯飞快地将犁套在肩上,开始耕地。只见他低着头,一步一个脚印,使出
    全身的力气前进。汗水滴答滴答地掉进泥土里,犁头翻卷着土花。.....舒克根本
    不会耕地,他哪儿拉得动犁呀,不过这难不倒他。舒克熟悉集邮簿里的地形,他
    知道哪儿有拖拉机。不一会儿,舒克驾驶着拖拉机开进了他的十亩地。舒克悠闲
    地坐在驾驶座上,一边哼歌一边驾驶,一滴汗没出。
        当汉斯耕完一亩地时,猴子示意他停止。
        "怎么?"汉斯不解地问。
        "舒克已经耕完了。"裁判通知他。
        "胡说!"汉斯叫起来。
        猴子掏出黄牌警告说:"请尊重裁判!"
        汉斯卸下犁,跑到舒克那十亩地一看,天那,真的耕完了。
        舒克正坐在拖拉机上跷着二郎腿哼小曲呢。
        "你。.....你这是偷懒!"汉斯跳了起来。
        "地,耕完了。"舒克笑笑。
        "你。.....你没流汗!"汉斯一晃头,他脑袋上的汗珠掉在地上摔了八瓣,"
    啪啪"直响。
        "地,耕完了。"舒克还是那句话。
        "我抗议!"汉斯找到裁判。
        "你又没说比流汗。"猴子提醒汉斯。
        汉斯没话说了。
        "第一局决斗,舒克胜汉斯。"裁判宣布战绩。
        汉斯憋了一肚子气,他决定不惜一切力量争取第二局决斗的胜利。
        两块各重一吨的大石头竖在地上,前方五十米处画了一道终点线,看谁先把
    石头搬到终点线。
        枪声响了。汉斯冲到石头后边,用肩膀使劲儿顶石头。石头微微动了动。汉
    斯咬紧牙,使劲儿顶呀顶呀,大石头终于被汉斯的吃苦精神治服了,缓缓地向前
    移动着。
        “这局我一定要赢!"汉斯坚定了一下必胜的信念。他侧头看看,舒克的石头
    纹丝不动,汉斯顿觉力增百倍,他毫不怀疑力气是世上最宝贵的东西,有了力气
    就有了一切。
        舒克找来一包炸药,又找来一个小电子计算机。只见他劈劈啪啪按了一通计
    算机上的按钮,然后把炸药放在石头下边计算好的位置上。
        舒克拿着遥控爆破的控制盒,坐在远处看汉斯顶石头。
        舒克采用的方法是定向爆破,只要他小拇指一动,大石头就会被炸药的冲击
    波准确地送到终线以外。可舒克现在还不想按电钮。他想,既然汉斯愿意耗费自
    己的力气,就应该让他耗费,否则,他会不高兴的。有的人不是就喜欢汗水吗?
        他们认为汗水和成绩成正比例。舒克却不是这样想。他决定在汉斯临到终线
    的刹那,按一下自己手中遥控盒上的按钮,也算成全了汉斯的汗水。
        就在汉斯的大石头离终点线还有十毫米的时候,他身后传来一声巨响。当汉
    斯再抬头看时,舒克的石头已经捷足先登了。
        "投机取巧!"汉斯眼睛充血了。
        "我的石头,先到终点线了。"舒克慢悠悠地走过来。
        "你。.....你没花力气!"汉斯急了。
        "比的是谁先把石头搬到终点线,又不是比谁花的力气大。"裁判说话了。
        舒克伸出两个指头。二比零。
        "还比吗?"裁判征求汉斯的意见。根据决斗规则,三局两胜,舒克已经夺魁。
        “比!"汉斯恼羞成怒。难道你舒克拉车还比我牛强吗?这回,汉斯接受教训
    了,他提了条件:双方必须驾辕,双脚着地。舒克没意见。比赛开始了。汉斯不
    顾疲劳,驾上辕,拉汽车就走。
        舒克找来一台小发动机,安装在车上。
        舒克也假模假样地驾车辕,其实,哪儿是他拉车,明明是车推着他走呀!
        汉斯回头一看,舒克真的拉车了!他想,这局自己准赢了--不管赢了还是输
    --他争的是这口气!
        十里路,二十里路,舒克跟在他后边!汉斯渐渐觉得体力不支了,眼睛直冒
    金星。但是,他一想到家族的荣誉,就决心坚持到底!
        渐渐地,汉斯又觉得自己的脚已经不听使唤了,只是机械运动。他的大脑有
    些麻木了。.....跟在后边的舒克发现汉斯的汗水把道路都弄得泥泞了。
        舒克觉得汉斯真可怜,他决定让他赢这最后一局。
        "我拉不动了!"舒克大声宣布。这声音的响度却证明他起码还能再拉一百里
    地。
        "这局你赢了!"裁判对汉斯说。
        汉斯睁开眼睛,嘴角露出一丝骄傲的微笑。这胜利的喜悦只有付出了汗水的
    他才能享受,汉斯自豪地想。
        大家跑过来帮汉斯卸下车,给他擦汗。
        汉斯像英雄一样接受着大家对他的盛情。牛家族的荣誉呀,汉斯没有给你抹
    黑!
        "现在宣布决斗结果,舒克以二比一取胜!"猴子大声说。
        汉斯这才从梦幻般的陶醉中清醒过来,自己还是输了!
        舒克从裁判手中拿过他和汉斯立的字据,撕了。
        他走到汉斯身边说:"别走了,这都是开玩笑,咱们以后就在一起玩吧!牛老
    弟!"“住口。....."汉斯已经没力气嚷了。他不能同老鼠在一起。
        他是牛,是勤勤恳恳的牛,不能同鬼点子多,爱偷懒的老鼠在一起。
        大家极力挽留汉斯,但他固执地一句也听不进。
        汉斯走了,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一张空白牛年邮票在那里。
        汉斯不甘心自己被一只老鼠击败,他忽然想起老鼠怕猫,他决定看看集邮簿
    里有没有猫的邮票。对,请猫来把舒克轰走!憨厚老实的汉斯终于想出了办法。
        汉斯看见了一张邮票上有猫!他悄悄走过去,正想同她打招呼。他忽然愣住
    了--猫的对面坐着一只米老鼠,和猫共进午餐呢!
        汉斯的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他觉得世道变了。他愤怒,他茫然,他
    委屈,他。.....想起人们在集邮公司门口抢购牛年邮票的情景,汉斯心头又燃起
    了希望。他决定离开集邮簿,到人间去!
        汉斯走了。

    厦门万代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字典网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09065291
    广告|友情链接合作:224931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