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狐狸的葬礼

  • 狐狸的葬礼


    举行葬礼,这是人类文明社会中的一种仪式。在兽类中,有没有为同伴掩埋尸体,一洒同情之泪的?若说那些笨拙的或残忍的动物无此义举,那么,以聪明著称,连人类也往往自叹弗如的狐狸,会不会为同类之死而感伤呢?    “兔死狐悲”,用以比喻为同类的不幸而悲戚。这句成语,仅仅是比喻而已。那么,在现实生活中,动物有没有为同类之死举行什么仪式的呢?    持反对意见者,可以引经据典,从动物的习性,动物的本能、乃至人类与兽类的根本区别,来说明世上绝无此事。
        持赞同意见者,可以列举大象、猴子、猩猩……为例,说明世上确有其事。
        而今这里说的狐狸的葬礼,亦是一例。
        却说河北省有个青龙城。城外三十里地有个地方叫王家村。王家村是个大村庄,千把人口中,干啥活儿的都有。其中有个小伙子,名叫王国忠,原是种田的,后来见别人打猎赚钱多,也就买枝双筒猎枪,当起猎人来。
        这年冬天,王国忠进山,看到一只全身如火一般红的狐狸。这使他兴奋不已。当时,这只红狐狸在树根下刨食,他想一枪击中它。可又担心伤了皮毛,卖不到好价钱。他见自己布下的铁夹子离这儿不远,于是心生一计,将这红狐狸赶向前面一片树林,进树林的必经之路上,一字儿排开,布下了他自己精心设计的八个铁夹子。这些铁夹子,形成连环套,只要碰上其中一只,别的七只便会弹跳起来,将一张尼绒丝网张开,将狐狸、兔子之类的走兽罩住,随便怎样,也逃脱下掉。
        今日,也该这只红狐狸倒霉。它被王国忠一惊,撤退朝前面树林子逃去。
    它如同飞快移动的火苗,在洁白的雪地上“刷刷刷”地向树林审去。王国忠紧紧追赶,只见前面“叭哒”一声,尼绒网弹跳起来,四面一散开,将红狐狸罩住了。
        王国忠随后赶到,他看到这只从未见过的红狐狸,真不知如何才好。他用手去解尼绒网,红狐狸挣扎着,要咬他,他一眼看到,网上有个不大不小的洞。跟看红抓狸在网里翻滚着,要从洞口钻出去了。王国忠什么也不顾了,他脱下皮袄,罩住红狐狸,使命地捺住红狐狸的头,将它朝雪地里按。他发疯似地,好久好久没松手。当他发觉手酸时,红狐狸早已咽了气。
        王国忠拎着死了的红狐狸回家。全家人也都为捕到这么只狐狸而高兴。
    火红的狐毛,完整的狐皮,拿到市场上,还不有人枪?    王国忠在门外打谷场上摊开稻草,将红狐狸放上去,小心翼翼地开膛剥皮。平常,他剥一只兔子皮或是狐狸皮,嘴上叼支烟,等烟头剩下一小截,皮已剥下了。而今日,他足足吸了三支烟,才将红狐狸皮剥下,然后用竹签撑开,用尺量了一下,足有二尺一寸宽!    油光闪亮的红狐皮、他可不敢放在屋外晒。他将狐皮晾在竹竿上,然后扛到自家小楼的阳台上,像旗杆儿似的竖着,让暖洋洋的太阳晒晒干。
        王国忠今日兴致很高。他吩咐妻子,将狐狸肉烧了满满一大锅,左邻右舍,男女老少,可谓见者有份,都喊来尝一口。平时要好的几位伙伴,不请自到,于是,摆开桌子,拿出好酒七八个人边喝边聊,直到日落西山,还没散席。
        再说王国忠的两个小姨子,特地赶来吃狐狸肉。吃罢,见天色不早,便告辞回家了。她俩刚走到村口,寒风吹来,闻到一股怪味,耳边还听到一阵凄惨的叫声。她俩抬头一看,只见雪地里黄呼呼一片,吓得两个姑娘腿都软了,连忙相互搀扶着,跌跌撞撞地回到王国忠家,没进门,就喊起来:“哥……不得了……狐狸报仇来了……多得数……数不清哩。”    众人一听,都惊呆了。王同忠不信,他见两个小姨子如此惊慌,不免感到可笑。他仗着几份酒意,从墙上摘下枪,一边走,一边说:“来了更好。

    厦门万代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字典网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09065291
    广告|友情链接合作:224931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