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渔翁奇遇

  • 渔翁奇遇


    公元 780 年,即我国的唐朝建中初年,青州北海县的城北有一处古迹,叫秦始皇望海台。台附近有一个湖,湖边有一个老渔翁,名叫张鱼舟。张鱼舟打鱼为生,白天就生活在船上,晚上才系了船,上岸进自己的窝棚。窝棚的构造挺简单,屋架是几根毛竹,几扇稻草编成的草扇,算作墙壁。这屋虽躲不得严寒风雪,但总比没有屋子好呀。张鱼舟平日里生活虽苦,可他生性恬淡,捉得鱼了,就沽一葫芦酒来买得一醉。若是手气不佳,打不到什么大鱼,也就半饥半饱地权当着过日子,并不怨天尤人,因此日子倒也过得着实自在。
        这天,他一觉睡得正好,谁知约莫到了凌晨四更,但觉湖面雾迷云封,窝棚里冷嗖嗖的,寒气直往薄被里钻。他翻了个身,将被子挟了挟,正想再睡,忽然,听见屋后“簌簌簌”在响。
        老渔翁以为来的是小贼,不由心里好笑:“嗯,看来也是个走投无路的穷贼,主意打到我老张头上来了。”    他提高声音道:“喂,兄弟,要窝窝头,桌上还有两个,麻烦你自己拿了,若要的是钱财,老哥我自己也没有,恕不奉送了。”    屋外的声音停顿了一会儿,又响起来。听声音,这小贼是不稀罕这两个窝窝头,他是要进来。
        “你是要进来聊聊是不是?那就请从门里进来,捅破了草壁,你老哥哥可挨不过冬天去!”    这个”小贼”也真听话,“簌簌”声一起,这回是缩回手去,悄没声儿地走了。
        张鱼舟正想重新躺下,又觉得左壁被轻轻捅了一下,然后,门真的被推开了,“呀”的一声,白晃晃的一只手伸进来。接着,门大开了,一个人爬着进来。这人粗壮无比,似乎穿着件条纹黄花衣,只是带有一股浓浓的腥味儿。
        渔翁不禁来了好奇心,他睁大了眼睛细看。这时,天色已转亮,面湖的门外已透进光来。等老渔翁看仔细了,不由吓得一跤滚落在地。
        原来,这是一头老虎,身子足有水枯牛大小。这一吓非同小可,他冷汗淋漓,只是伏在地上浑身筛糠一般抖个不停,一去二来,人竟晕了过去。
        等他?醒过来,但觉得毛茸茸的一只前爪搭在他的肩胛上。这只虎脚的利爪可伸可缩,若是伸出来那么一爪下去,别说是个老人的瘦肩胛,就是一条壮水牛也准抓出一个血窟窿来。可是眼下它只轻轻儿接着,像并不存什么恶意。这样按了好一阵子,张鱼舟见没什么动静,就抖颤颤地睁开眼来,恰好,眼睛正对着那双金光四射的虎眼,只吓得他忙又闭上了眼睛。
        又过一阵,老人还不见老虎的动静,这才缓缓张开眼睛,说:“虎……虎大王是要……要吃鱼吗?”    这只老虎提起搁在他肩上的左前爪,向他晃了晃,眼睛里有一股痛楚、哀求的神情。这一晃使张鱼舟看清楚了,原来虎爪掌上刺有一枚东西。
        他这才恍然大悟:该死,该死,原来它是有事找我,不是来吃我的。
        这样一想,他的胆子就壮了许多。
        他爬起身来,说:“敢情虎大王找我有事?”    这头巨虎又将左前爪伸了伸,果然,掌上有一枚刺,深深刺在里面。他怕老虎受惊,将手慢慢儿慢慢儿伸上前去,尽力稳住不停抖动的两个手指,撮住了刺尾,顺着势一拔拔了出来。只听得老虎一声大吼,直吓得张鱼舟忙一个滚翻滚开了几步。等他爬起身来,老虎已出了窝棚,轻松地三跃两纵,消失在浓雾之中。
        张鱼舟庆幸自己只是受了一场虚惊。第二天,他又去打鱼了。他想将清晨的奇遇讲给渔夫们听,怎奈这里地处偏僻,半天也没见着人,他也就顾自己打鱼去了。可惜这天运气欠佳,鱼儿不知为什么老不上网,他忙到傍晚,仍是空手而回,他一肚子的懊恼,回家去用冷水和着硬窝窝头,细细嚼下,早早睡了。

    厦门万代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字典网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09065291
    广告|友情链接合作:224931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