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荒野的召唤

  • 荒野的召唤


    据说,猪是野猪经过驯养而成的,狗是狼经过驯养而来的。万一,猪又回到森林里去,它就会长出獠牙,重新变成野猪。狗也会变成狼吗?会。下面讲的就是一条良种狗经过无数的磨难曲折,转而又成了狼的故事。
        这是十九世纪的最后几个年头,有人在美国北方发现了金矿,于是成千上万的人蜂拥而去。北国天寒地冻,车船驴马都难起作用,这就需要狗,需要那种能吃苦耐劳,又善于长途跋涉的狗。
        布克是一头高大结实的良种獒犬。它筋骨强壮,浑身长毛,长得甚是?G悍雄壮。它的主人是一个美国南方财主,平日里喜欢打打猎,每次去时少不得帝着它在森林里奔走一番,猎几只兔子打几只野鸡回来。日子倒也过得甚是自得。
        可惜好景不长。有一天,他主人家的仆人带了布克外出散步,出去时随手将一根绳子打了一个套结套在它脖子上。平日里布克外出从不套绳,今天怎么了?布克虽然觉得奇怪,但也并不怎么放在心上。仆人领着它来到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一个身穿红卫生衫短脖子的家伙等在那里。见了他们,就鬼鬼祟祟地过来,与这个恶仆打了个招呼,掏出几个金币来塞在他手里,然后将绳子头接了过去。布克一见苗头不对,便恶狠狠地咆哮一声。但是,使它惊讶的是,它脖子上的绳子勒紧了,直勒得它再也透不过气来。它勃然大怒,一跃而起直向那人扑去。可是,绳子猛烈一收。它有生以来从未被人这么卑鄙地虐待过,也从来没有这样的愤怒过。但是它只觉得呼吸艰难,渐渐儿昏迷过去了。
        待它苏醒过来时,只见那个身穿红卫生衫的壮汉,正手提一根粗棍恶狠狠地注视着它。布克浑身毛发倒竖,嘴吐白沫,目光疯狂。它一蹦蹦到半空,直向这个红卫生衫扑去。就在半空中,正当它强有力的牙齿,将啮住未啮住他喉咙的时候,它被“咚”的一棍击中。它的身子在空中翻了个身,落了下来,它有生以来第一次遭到棍击,这之前,它压根儿就不知棍子为何物。四肢一着地,它又一跃而起,蹦了起来,但是,棍子是那么的沉,那么的无情,它一次又一次地被打倒在地,直被击得头昏眼花,血从鼻子、嘴巴和耳朵里流出来。它第二次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布克醒了过来。它发现自己被关在铁笼子里。在这之间,它又亲眼看见了一只只陆续到来的狗。它们也像它初来时那样的发怒咆哮,但同样也一个个被红卫生衫击倒、殴打,最终归于他的残酷的统治之下。这个严酷的事实,深深铭刻在布克的心底。
        几天后,布克被红卫生衫转卖了。新主人有两个,一个是小个儿,一个是大块头。接着,他俩捎了它登上了北去的轮船。船上,布克又遇上了另外两条狗:一条叫德夫,一股忧郁乖僻的神情;另一条叫史皮兹,看模样十分的阴险奸诈,布克对它没有好感。
        船到岸了,这里已是阿拉斯加的冰雪世界。当布克走出船舱,一股寒气袭了过来,接着,它的脚就陷进一种柔软的洁白的粉未里。它吃了一惊,噗的又跳了回去。有趣的白粉末正纷纷扬扬从天空中掉下来。它好奇地嗅嗅它,舔舔它,簌的一下,它竟马上什么也没了。这使它十分奇怪。布克就是这样第一次看到了雪。
        布克来到阿拉斯加的第一天,就让它了解到了生存的规律。它的一个同伴去与一条当地狗亲热,谁知当地狗陡然间一下咬住了它的脸颊,撕破了它的皮,马上,三四十条狗围了上来。起初,布克还以为它们只是来看热闹的,谁知它们竟一拥而上乱咬乱撕起来。这条可怜的狗在惨叫着,三分钟后,狗群走散了,地上已只剩下一堆零散的躯骨和带血的狗毛了。从此以后,布克又重新认识了世界,它的头脑中已很少有爱和友谊,而剩下的是更多的敌意,更多的想依靠牙齿和自己灵敏的头脑。

    厦门万代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字典网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09065291
    广告|友情链接合作:224931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