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故事大全

动物故事

斗兽场上的重逢
  • 斗兽场上的重逢

  • 斗兽场上的重逢


     这故事,发生在两千多年前的古罗马。
        两千多年前的情景,如今的人们,只能凭文字记载和口头流传的故事去加以想像了,据说,那时非洲赤道以北的大片湖泊里,水草以惊人的速度生长着,今天还是发黄的湖底,明天就覆盖上一层厚厚的绿色植物了。
        河马在这个自然乐园里无忧无虑地生活着。它们有粗壮的身躯,厚实的皮肤,长达一米的牙齿,陆生动物最大的嘴巴,正因如此,连凶残的鳄鱼也让它们三分。它们胃口虽大,但从不去侵犯其它动物,只是满足饱餐水中或岸边的植物,而且常常要到夜深人静时才爬上岸去,显得既安静又谨慎。——当然,这是与河马身上没有汗腺有关系的,它们不愿被灼热的阳光晒得十分难受,因此,大白天它们几乎一直栖息在近两米深的水里,让水来给它们保持恒定的体温。
        有一天,一头母河马生下了同胞两只小河马,它们都是雄性的,身上的皮肤光滑发亮,又红又软又薄,似乎一眼能看清内脏。母河马十分疼爱它们,不许任何动物接近它们,连它们的父亲也不例外。
        渐渐地,小河马长大一点了,它们从母河马的呼唤声中知道了自己的名字,一个叫基普,一个叫胡巴。它们互相玩耍戏水时,也互相”基普”“胡巴”地叫唤着。这对双胞胎除了用吼声互相应答外,还有一个特别的联系方法。它们上岸分开觅食时,不住摇摆各自的短尾巴,在路边东屙一堆粪便,西屙一堆粪便,这些粪便里散发着只有它们自己才嗅得出来的气味,顺着这种黄颜色的“路标”,再远也能找到对方。这一点,连母河马也做不到,它会顺着河马的粪便找到一大群河马,却不一定找到自己那两个调皮的儿子。
        双胞胎小河马生死相连,离开片刻就要不安地互相呼唤、寻找,基普发出“胡巴”的叫声,胡巴发出“基普”的叫声,直到看见对方,抱着滚在一起为止。
        这一天,两只小河马离开母河马,在湖里漫游到一条大河的入口处,寻找那儿一种带有香气的水草。突然,大河里快速划过来三条独木舟。独木舟上的猎人举着锐利的长矛,带着粗粗的绳索,向它们逼近。它们正在浅水处吃草,一点也发挥不出游泳的本领。在积满淤泥的河边跑了一段后,小河马基普身上已经缠满了绳索,再也没法动弹了,只得凄惨而愤怒地大声叫起“胡巴胡巴”来。
        小河马胡已已经跑到深水处,只要脑袋往下一沉,就可以安全逃脱了。
    但是,那几声充满绝望的呼救声揪疼了它的心,它转过身,向被捆住的小河马基普游去。
        这时,一条独木舟笔直朝它驶来,站在舟上的三个猎人同时转动着手中的绳索,随时准备套住这只不知好歹的小河马。
        就在三道绳即将飞出的刹那间,独木舟猛烈地摇晃起来,人们马上看见一个黑黝黝的宽大脊背在水下拱出来,把独木舟拱得底朝天。扑通扑通,独木舟上的四个人都掉到水里。接着,传来一声可怕的喀嚓声,可载四个人的独木舟竟被一咬两段。
        原来,是母河马赶来救它的双胞胎儿子了。它把独木舟咬断后,并没有去咬那几个落水的人。它闭上嘴,气呼呼地把小河马胡巴往深水处推过去。
    小河马胡巴叫着亲兄弟基普的名字,说什么也不肯游向深水区。
        这时,抓获小河马基普的独木舟已经驶得很远了,另一条独木舟上的猎人手执弓箭、长矛,准备随时与母河马搏斗。
        母河马还是准备追赶上去。
        但是,这时落水的几个人发出了惊叫,有个人身边的水变得通红通红,随即,他就被什么东西拉下了水底。原来,有几条吃人的鳄鱼游来了,这几个人都没有逃脱被吃掉的命运。

    厦门万代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字典网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09065291
    广告|友情链接合作:224931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