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故事大全

惊险故事

销毁死亡判决书
  • 销毁死亡判决书

  • 销毁死亡判决书


     艾里库森是一位瑞典石油商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他受美国情报机关的委托,伪装成亲纳粹分子,利用与德国石油商人的交易做掩护,搜集德国石油工业情报,为打败德国法西斯,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在艾里库森的合作者中,有一位德国石油商人,名叫何尔兹,他是艾里库森多年的老朋友,对于德国法西斯的暴行十分反感。何尔兹愿意为美国提供情报,可是他担心,万一艾里库森牺牲了,谁能证明他为打败德国法西斯出过力呢?所以他要求艾里库森写个书面证明给他。艾里库森犹豫了一下,因为这样的证明是一个人命关天的文件,万一落到德国人手里,他就等于给自己开了一张“死亡判决书”。但是他相信何尔兹不会出卖他,于是接过何尔兹先生递给他的白纸,毅然写道:“汉堡的何尔兹先生在战争时期经常向我提供纳粹德国的重要军事情报。我受美国情报机关的委托,在此郑重证明,何尔兹先生曾为打败纳粹德国尽忠效力。艾里库森。”写完之后,他建议把这张证明书存在英国或美国银行中,那样比较安全。可是何尔兹坚持要自己保存这张证明。
        不幸的是,何尔兹先生的夫人和九岁的儿子汉斯,却受到纳粹分子奴化教育。忠于法西斯主义。艾里库森到他们家里做客的时候,汉斯不断地吹嘘希特勒的“丰功伟绩”,并且表示,如果他的父母不是“真正的爱国者”,他就会向盖世太保检举他们。何尔兹哭笑不得地说:“汉斯简直不像我的儿子,倒像是希特勒的儿子!”    何尔兹和艾里库森合作了几年,为艾里库森提供了不少重要的军事情报。当然他们公开的交往仍然是做石油主意。这些生意总使何尔兹能赚较多的钱,所以何尔兹的夫人克娜娜对艾里库森留有良好的印像。
        1943 年 9 月,艾里库森在瑞典,忽然得到消息,说何尔兹先生因心脏病突发而去世了。艾里库森像被人当头敲了一棒,只觉得两耳嗡嗡作响,眼前一片昏黑。何尔兹一死,他遗留下的各种证件信函按照法律将由他的妻子和律师进行清理。艾里库森亲笔所写的证明,当然也在遗物之中,万一被克娜娜发现告发,艾里库森就是不到德国去,恐怕也难逃一死!    艾里库森经过一番思索,他觉得,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抢在克娜娜的前面找回那张“死亡判决书”。然而他又想到,在这种时候再去德国,简直就是送死。艾里库森想来想去,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孤注一掷了!他立刻以帮助克娜娜清理贸易文件为理由,向德国大使馆申请入境。因为艾里库森与何尔兹的生意是人所共知的,他顺利地得到了批准。
        艾里库森乘坐的飞机降落在柏林机场,在机场等着他的却是一辆黑色囚车。一个秘密警察对他说:“你去汉堡的证件正在办理。你先跟我们走一趟吧!”艾里库森上了车,他的身边坐着几名秘密警察。车开了,艾里库森尽量装作无作谓地问:“我们去哪儿?”秘密警察冷冷地回答说:“去监狱!”艾里库森再也不能保持镇静了:他大声嚷起来:“为什么去监狱?我犯了什么罪?”警察说:“我们执行命令,先生,这是例行公事。”    车子开得飞快,艾里库森的脑子里像开水一样翻滚不停,他决心咬紧牙关,什么都不承认!然而,当车子开进杀气腾腾的监狱时,他不禁一阵阵头皮发麻。下车后,他发现还有一些外国人等在这里,原来,秘密警察是让他们来看处决反法西斯分子的。枪声响了“犯人”们一个个倒在血泊中。艾里库森心中十分愤怒,但脸上还要装得神情坦然。看完屠杀,艾里库森才被允许去汉堡。据说,这是盖世太保对可疑分子的一种警告。只有受到这种警告后,才让他们自由行动。
        在汉堡,艾里库森在旅馆安顿下来后,洗完澡,换上一身整浩的衣服,开始给克娜娜打电话。听着对方的电话铃响,一种恐惧感又袭上了他的心头,他不知道那张证明是不是已经落到了克娜娜的手里。话筒里传来克娜娜的声音,艾里库森连忙说:“听说何尔兹先生去世了,我非常吃惊,但愿这不是真的。如果可能,我想今天晚上来拜望你。”克娜娜高兴地约他晚上九点去。

    厦门万代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字典网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09065291
    广告|友情链接合作:224931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