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银岛

  • 金银岛


     我是英国人,家住海滨一个小镇。1874 年,我刚满十六岁。
        那是一个天冷雾浓的下午,我正站在门口,看见有一个人从大路上渐渐走近。他显然是一个瞎子,因为行走时用一根拐杖在探路。他头罩一顶大帽子,弓腰曲背,样子丑陋极了。他突然站住,扯开嗓子怪腔怪调地朝天问道:“哪位好心朋友能告诉一个苦命的瞎子,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说:“我的朋友,你是在黑山湾的本葆将军号客店门口。”“好心的小朋友,你能带我到店里去吗?”我才伸出一只手,立刻被那个说话和顺的瞎眼怪人牢牢抓住,就像夹在老虎钳里一样。我吓得拼命挣扎,可是瞎子将我拖了过去:“孩子,马上带我到船长那里去,否则我就拧断你的胳膊。”说着,他狠命一拧,痛得我大叫起来。这个船长住在我们客店里已有好几个月,欠了我们不少房钱和酒饭钱,可是他很凶,我和妈妈都怕他。
        我们走进房去,船长抬头一看见他,醉意顿时一扫而光,脸上显出既恐怖又痛苦的样子。这个瞎子说:“比尔,咱们公事公办,把你的右手伸出来。”船长伸出右手,他将一片黑纸片塞在他手里,突然将我放开,接着以难以置信的麻利劲,三脚并作两步跨出客厅,跑了出去。
        过了半晌,船长如梦初醒,仔细看了看纸片上的字,大声说:“十点钟,还来得及!”他忽的站起来,但是没站稳,身子晃了一下,一只手扼住自己的脖子,摇摇摆摆站了一会儿,然后,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整个身体向前仆倒,就脑溢血死了。
        原来这个船长与瞎子一伙全都是海盗,后来船长带了大家的财产和一张藏宝图偷偷溜走了。现在,海盗们找到了他,派瞎子送黑券给他,要在十点钟处决他。这黑券是海盗的最后通碟。
        我连忙跑去将这件事告诉母亲。当我们知道海盗马上要来进攻时,我们吓坏了。我跑去向村上的人求救,可是他们个个都怕海盗,谁也不敢来帮助我们。母亲固执地一定要收回船长欠我们的帐,我只好陪她又来到船长的尸体旁。我在船长的脖子上找到了钥匙,打开了他那只唯一的沉甸甸的大铁箱。
    箱里有一些外国钱币,大小不一,母亲要算清帐非常困难。正在这时,瞎子拐杖敲在路面上的哒哒声传来了,接着,有人猛烈地敲店门。我们只拿了数好的一点钱和一只作为抵押的油布小包,从后门逃了出去,躲在离家不远的小桥洞里,偷偷地看着。不一会,只见瞎子领了七八个人冲进了我家客店,随即就听见惊愕的喊声、豁嘟嘟打碎玻璃声和骂人声嚷成一团,闹得不可开交。骤然间,传来了枪声和马蹄声,原来,督税官接到村民的报告,领了缉私人员赶来了。海盗们四散而逃,只留下瞎子被马撞倒后踩烂的尸体。
        督税官和镇上的李甫西大夫,检查了船长留下的一切东西,发现我们无意中带出来的那个油布包中藏着一张一座海岛的地图。上面有一处写着:“藏金在此。”原来这是一张海盗的藏宝图。他们马上决定,在极其秘密的情况下,准备好一条船,精选般员,把这些藏金挖出来。
        几个月后,一艘很精巧的船准备好,船员也都齐了。乡绅屈利劳尼领头,李甫西大夫做他的副手,我成了见习水手。船员中有一个名叫西尔弗的人,他的左腿一直截到大腿根,左肩下拄着一根拐杖。他身高体壮,一张宽脸盘,面色苍白,但是笑容可掬。他是来我们船上当厨子的。
        请来担任船长的是一个神情严肃的人,他坚持一定要多带武器。于是,船就这样出发了。
        一路上,船员们并不像想象中的精良,他们常常喝酒,但是驾船倒是挺熟练的。
        一天,太阳刚刚落山,我干完活儿,就到放在甲板上的苹果桶去我苹果吃。我在桶里坐下来,因为里边暗,加上水声和船身的微微颠晃,我啃完一只苹果,后来竟睡着了。这时,有一个身体颇重的人“蓬”的一声,在桶旁坐下,把我惊醒。我正想跳出去,那人却说起话来:“事情都坏在过于性急上,你们只知道快,快,快。我看还要等待时机!”说话的是独腿西尔弗。

    厦门万代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字典网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09065291
    广告|友情链接合作:224931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