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智窃防御图

  • 智窃防御图


    裘雪是一个法国油漆匠,五十来岁,是个矮老头儿。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被德国法西斯占领的法国,爱国者秘密地进行着各种抵抗活动。裘雪也参加了地下抵抗组织。可是许多人都认为裘雪不是个搞秘密活动的料子,因为他太忠厚老实,肚子里又藏不住一点秘密,说话做事太随便,而当地的德国兵倒对他很放心,以为裘雪这样的人决不会是“危险分子”。
        1942 年 5 月的一天,裘雪在市政府门前看到一张布告,说负责德军大西洋防御工事的某个单位要粉刷办公室的墙壁,要招聘工人,他很想趁这个机会混进那个重要军事单位。按布告上的地址,裘雪找到了那个单位,可是在大门口就被卫兵挡住了,要他出示通行证。他立刻装出一脸笑容,说明他是看到布告来做工的,就大摇大摆地朝里闯。可是卫兵追上来抓住了他,两个人争执起来。这惊动了卫兵室里的一个军官,他走出来问发生了什么事。
        裘雪大声嚷嚷地说:“我是油漆工!”边说边对着墒壁比划了几下刷墙的动作。设想到那个军官大怒,扑上去掐住他的脖子,使劲往下按,将他的头朝地上撞。卫兵也赶来踢他的屁股。然后两个德国人粗暴地把他推进卫兵室。另一个军官恶狠狠地对他说:“你侮辱国家元首,要受到严厉制裁!”    裘雪大吃一惊,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犯了这种“罪行”。他猛然想起,希特勒曾经当过油漆匠,他这才恍然大悟,他刚才表演的刷墙动作,有侮辱希特勒的嫌疑。于是他急忙向德国人解释。德国兵听懂了他的意思,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一位负责营房修缮的中尉问他,给两间办公室换贴新壁纸要多少钱?裘雪说如果交给他来干,价格绝对优惠!中尉听了,便带他去见营房建设主任休木德拉。休木德拉向他提出壁纸的颜色和图案要求后,约他第二天带样纸来看。
        第二天上午,裘雪带着选定的样纸来到建设主任的办公室。休木德拉伏在办公桌上全神贯注地挑选壁纸,裘雪站在离桌子三尺远的地方等候着,这时突然有人敲门。休木德拉头也没抬,说:“进来!”    进来的也是一名军官,他向休木德拉立正敬礼.然后把一卷地图放到桌子上,一句活没说就退了出去。休木德拉左手压着壁纸,用右手摊开那卷地图,扫视着最上层的第一张图。地图是用描图纸晒印的平面简图,裘雪立刻认出这是诺曼底海岸布防图。休木德拉只看了短短的几秒钟,就又开始挑选壁纸。这时又有人敲门,进来的是一位军士,用德语向休木德拉报告什么。
    军士报告完就出去了。休木德拉放下壁纸和地图,走进相邻的套间办公室。
    那间办公室的门是敞开着的,休木德拉背对着裘雪,像是在宣布什么事情的样子。
        乘着这个空隙,裘雪立即悄悄地向前移了两步,偷偷地把地图拖到面前查看,只见地图的一角用红色大字印着“机密”的字样,他还看懂了图上有“要塞”、“主要防御地带”的字样。这当然是非常有用的军事地图!这珍贵的情报就摆在面前,裘雪真想动手偷取一张。可是他马上又想到,就算能将地图偷到手,又怎么能安全地带出去呢?如果他因此被捕,会不会影响到整个地下抵抗组织的安全呢?他犹豫了。况且他不知道这一卷地图是不是每张都相同,如果各不相同伪话,休木德拉回来后很快就会发现少了一张,他将当场被捕!那岂不是前功反弃?    在短短的几分钟里,裘雪头脑中转过了无数念头,他想到了生,也想到了死。但是一种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激励着他,他想无论如何也要冒险试一试。他果断、迅速地抽下第一页地图,卷了起来。他的心怦怦地跳,血直往头上涌。他四处寻找能藏起地图的地方。巧得很,他发现墙上挂着的那面大镜子可以利用,连忙小心翼翼地将地图放进镜子与墙壁之间的空隙里。他刚刚藏好,休木德拉便转身返回来了。裘雪努力掩饰自己紧张的表情。还好,休木德拉并没注意裘雪的神态,只是把挑中的壁纸指给裘雪看,命令他星期一带了壁纸来开始工作。裘雪走出办公室,长长地出了一口粗气;但他立刻又紧张起来,他担心星期一,地图被窃的事准会败露。

    厦门万代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字典网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09065291
    广告|友情链接合作:224931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