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恐怖的航程

  • 恐怖的航程


    1977 年 10 月 13 日 13 点,联邦德国汉莎航空公司的波音 737 有机“皇冠号”,在西班牙马略卡岛机场腾空而起,飞回本国法兰克福去。机长舒曼和副机长菲托尔,心情都非常愉快。因为天气很好,再过两个小时,他们就可与家人团聚了。
        机舱里,坐着八十二位来自各地的乘客,其中有七名是孩子。大家都安静地坐在自己位置上。十岁的施蒂万紧挨在妈妈身旁,正在看《米老鼠画册》。
        飞机平稳地飞行了四十多分钟,机舱后部突然骚动起来,只见两个男人和两个女人猛地跳离座位,穿过通道直奔前舱。他们撞开驾驶舱的门,一个男人用手枪顶住机长的脑袋。副机长还来不及采取行动,就被另一个男人重重地打倒在地。持枪的男人大吼道:“滚出来!举起手!你们被动持了!”两个女人也大叫大嚷地挥舞着打开了保险盖的手榴弹。
        为了乘客的安全,副机长只得离开驾驶舱。机长仍谨慎地操纵着驾驶杆,不敢有丝毫闪失。
        事情来得这么突然,全舱的乘客都吓呆了。施蒂万手里的画册也滑到了座位底下。
        一个男暴徒一直用手枪顶着机长的脑门,另外三个暴徒把机上所有的人都赶到机舱后部。那个用枪口顶住机长的男暴徒对着话筒说:“女士们,先生们,我叫马姆特,现在我是你们的新机长了。我们不是恐怖分子,我们只要求联邦德国政府释放关在监狱里的我们的战友。如果他们不放人,我们大家将和飞机同归于尽。”接着又命令道:“把你们的护照、证件和其他东西统统丢在过道里!谁不老实,谁就倒霉!”    他们拿走了乘客携带的全部物件,就连挂在施蒂万腰间的一串钥匙也没有放过。
        手枪的枪口虽然一直顶着舒曼的脑门,但他仍十分镇定。他要想方设法避开劫持者的耳目,把机上的情况向地面报告。
        十五点五十分,在马姆特的胁迫下,飞机在罗马国际机场着陆。暴徒通过无线电向飞行中心提出:要用机上人质交换关押在德国的同伙。这时,波恩政府的总理和内务部长已获悉“皇冠号”被劫持,正在紧张地部署营救计划。他们断然拒绝恐怖分子的要挟,因为让恐怖分子的阴谋得逞,今后会出现更可怕的恐怖事件。他们要求罗马方面不要让飞机起飞。他们决心既要救出人质,又要制裁恐怖分子。
        但是,到十七点五十分,马姆特威逼舒曼,强行起飞了。
        十八时二十分,“皇冠号”飞向塞浦路斯。波恩方面获悉后,一面要求塞浦路斯拖住飞机,一面立即派刑警局专家乘专机飞往塞浦路斯。十八时五十分,“皇冠号”在塞浦路斯降落后,马姆特要求机场提供十吨汽油。机场为了拖住飞机,迟迟不给加油。马姆特通过话筒威胁:“再不加油,立即炸毁飞机!”为防不测,机场只得同意。因此没等德国刑警局专家赶到,“皇冠号”又再次起飞了。
        机长舒曼在手枪的挟持下,驾着飞机,飞向贝鲁特,接着又折向大马士革,继而又经过巴格达、科威特,第二天一时降落在巴林机场。他表面上十分平静,但脑子里的每一根神经都紧张得几乎要绷断了。在这期间,他曾神不知鬼不觉地向飞在“皇冠号”后面的一架飞机发出了暗号,告诉对方,劫持者只有两男两女,武器只有手枪和手榴弹。但对方有没有理解,他就不得而知了。
        在巴林机场,暴徒们为防万一,突然对每个乘客和机组人员进行搜身。
    舒曼见一对夫妻神色紧张,就悄悄靠近他俩。那对夫妻求救似地看看他,然后把两张护照偷偷塞到他手里。舒曼紧握着护照不露声色地慢慢退到一边。
    当暴徒要搜舒曼时,那对夫妻又吓坏了。但暴徒在舒曼身上摸索了一遍,什么也没搜出来。这对夫妻长长松了口气,心里想道,真不可恩议!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机长把护照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接着,暴徒们又把惊恐的乘客们调换了座位,母亲和孩子。丈夫和妻子部分开来坐;青年人都坐到前面,以便监视。施蒂万离开妈妈,坐到了一位不相识孩子旁边,但不久他俩就熟识了,不时说着俏悄话。一个暴徒喝道:“不许说话!再说就打死你们!”    “皇冠号”已在巴林机场停了一小时四十分钟。马姆特通过无线电敦促联邦德国立刻释放他们的战友,同时要求机场给飞机加油。机场满足了也的要求后,飞机又起飞了。

    厦门万代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字典网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09065291
    广告|友情链接合作:224931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