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别绑架

  • 特别绑架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葡萄牙是个中立国家,它的首都里斯本,成了各国间谍的活动中心。
        故事发生在 1942 年 12 月的一天,里斯本仍像往日一样平静,大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稍有不同的是这天在市中心的街头,架起了两架摄影机,一家电影制片厂在这儿准备拍电影镜头。里斯本警方提前接到报告,还特意派了三名警察前来维持秩序。
        中午一点左右,摄影机对准了一个三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他一边向前走,一边用两只贼眼左顾右盼,像是要从过往行人的脸上发现点什么似的。当他走到一辆停在路边的汽车旁时,突然有三名彪形大汉猛地从三个方向向他扑来,拦腰将他紧紧抱住,揉成一团举了起来。年轻人一边拼命挣扎,一边恐惧地叫着:“你们干什么——啊!啊——有人绑架,救命呀!”街上行人听到呼喊声,纷纷向汽车围拢过来。三名警察左推右挡地拦住行人,还厉声叫嚷着:“别过来,这儿在拍电影,不许靠近!”人们听说是拍电影,这才纷纷散开,从远处观看着,只见一位年轻女郎迅速将车门打开,三名彪形大汉将那年轻人塞进了汽车。汽车“嗖”地向郊外冲去。直到这时人群才全部散去,以为电影拍完了。
        再说那辆小汽车飞驶出城,沿着一条乡间小路开了一阵,停在一幢破旧废弃的房子前。那个面无人色的年轻人垂头丧气地被女郎和司机押进了这幢破屋里。
        这位女郎名叫克莉丝塔,挪威人。司机名叫斯帕尔克,美国人。他们都是国际反法西斯组织成员,他俩是经过周密策划,赶到里斯本来抓获纳粹党卫军冲锋队小头目基科尔的。这位被绑架的年轻人就是基科尔。这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现在秘密潜伏到里斯本开了个电器公司,隐姓埋名,准备长期隐藏,专门和国际反法西斯组织为敌。为了抓获他,克莉丝塔利用自己电影公司副经理的合法身份,和斯帕尔克反复研究,导演了这场精彩的拍电影场面。连里斯本警察当局,也信以为真呢。
        基科尔像一堆肉馅,被捆绑着推进了破屋,克莉丝塔扯出差在他嘴里的破布,用枪口顶住他的脖子命令道:“走!跟着这位先生到里屋的地下室去,你要敢不老实,我就打死你!”基科尔像刚从冰窟里爬出来似的浑身哆嗦,声音发颤地说:“我什么也不会说,告诉你们,会有人来找我的,都知道我是出来参加商务谈判的。”克莉丝塔冷笑一声,说:“商务谈判?那是我安排的!”    原来,为了骗出基科尔这只狡猾的狐狸,克莉丝塔以电器公司总经理的身份,约他到市中心一家旅馆见面,基科尔不知是计,落入了圈套。
        到了地下室,克莉丝塔带着疲惫的语调对基科尔说:“听着,我们是国际反法西斯组织成员,问你什么,你必须老老实实地把你们到里斯本来的任务、纳粹组织成员名单、接头暗号、联络方式交待清楚,那样可饶你一死!”基科尔起初还百般狡辩,说自己是无罪的,是正儿八经的电器商人……但当克莉丝塔一口气简明准确地说出了他的经历后,他的脑袋慢慢变成了寒霜打过的狗尾巴草,耷拉了下来。站在一旁的斯帕尔克,伸出有力的双手,对着他的脖子狠击了一下后,这家伙才结结巴巴地求饶道:“我……我说……”    接着,基科尔交代了他在里斯本的上司名叫兰格尔,还供出了他的地址和电话号码。
        克莉丝塔一听,跟斯帕尔克轻声商量了一下,决定尽快抓住兰格尔,那样才更有价值。
        克莉丝塔问:“怎么才能立即把兰格尔带到这儿来?”    基科尔迟疑了一下,似乎想耍什么花招。斯帕尔克警告他:“别跟我耍滑头,过了约定时间,我如果还没把他带来,这位女士会开枪打死你的,明白吗?”    基科尔抬起头说:“我明白。你打电话告诉他,就说‘已在秋雨节为格列带来了咳嗽药’。半小时后他就一定会赶到‘波拉那’旅馆,坐在大厅里离门第三张桌子旁等你。他面前放着一杯喝去一半的矿泉水。”    斯帕尔克说:“你给兰格尔写张条子,让他一见条子就能坐我的车来这儿。”    基科尔显得很老实,很快抓起笔,按期帕尔克的吩咐,写好条子。斯帕尔克将纸条放进上衣口袋,掏出怀表,递给克莉丝塔说:“如果两小时后我还不回来,你就干掉他,立即设法上船离开这儿!”说罢,就匆匆走出地下室,找兰格尔去了。

    厦门万代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字典网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09065291
    广告|友情链接合作:224931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