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醉翁牵虎记

  • 醉翁牵虎记


    虎是百兽之王。在人们心目中,虎是危险而又威严的动物。“谈虎色变”、“虎视眈眈”、“望虎生畏”……这些道尽了虎的威风。人们怕虎,也恨虎,因为老虎会吃人。“东山老虎要吃人,西山老虎也吃人”。“没有不吃人的老虎”这些是人们口边上常说的话。因为怕虎、恨虎,于是,便出现了许多打虎英难,赞誉他们为民除害……就这样,老虎也越来越少了。
        在自然界中,老虎也确实吃过人,伤过人。但在正常情况下,老虎是不轻易伤人的。
        这里说的,是件千真万确的事。它倒能说明,人跟老虎,可以互不侵犯,和平共处哩。
        在我国大兴安岭的密林里,生活着一种体态雄健高大的东北虎。它的花纹和长毛油光闪亮,十分美丽;它的步伐是那样轻巧优美;它的情态是那样的充满生机,它确实是威风凛凛、令人星而生畏。可惜,这珍贵的东北虎,全世界只剩下儿十只了,真有濒临灭绝的危险。
        在大兴安岭,要想看一眼野生的东北虎的凤彩,可不是件容易事。而张福财老汉,却把这庞然大物,用长腰带扣着,牵到了家里。
        “这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张福财老汉和老伴,在大兴安岭一个山凹里,种了十几亩薄地,养着一头黄母牛,日子过得满不错。
        张老汉住的地方,前不巴村,后不着店,除了后山打猎的王猎户,没个邻居。张老汉别无嗜好,就爱贪杯中之物。他跟王猎户常你来我往,喝酒谈心,直到烂醉如泥,才放下酒杯。
        这一年,张老汉家的黄母牛生了头小牛崽,张老汉精心喂养,指望长得壮实些,能赶到牲口市场卖个好价钱。
        这天傍晚,张老汉在山坡上放牛,王猎户在山头大声喊道,“喂,老伙计,今儿我打了只野鸡,来喝两盅!”    张老汉一听,应了声:“来?? 甭砩嫌殖犊?っ藕暗溃骸袄掀抛樱?然岫?雅G;厝ィ 彼蛋眨?蜕仙降酵趿曰Ъ胰チ恕?br />    两个老酒友,端着大酒杯,就着野鸡肉,边喝边谈,从傍晚喝到天黑,又从天黑喝到月上树梢,直喝得舌头转不过弯来,两人才结结巴巴地说“够了够了”,张老汉这才起身告辞。
        张老汉跌跌撞撞,走下山坡。一阵山风吹来,颇有寒意,他把腰间那丈把长的长腰带扎扎紧,觉得暖和多了,又摇摇摆摆地下山了。
        这天正逢月半,明月当空,地上像洒了一层银子似的,到处明晃晃的。
    张老汉哼着小曲儿,一摇二摆地走到山拗转弯处,忽然看到地上卧着一个大家伙,他一看,不由骂了起来:“这死老婆子,做事咋这样没首尾?老牛牵回去了,倒把小牛崽儿丢这儿!”他十分心疼,蹲下身子,在他心目中的小牛崽身上橹了几下,喃喃地安慰道:“宝贝儿,受凉了,跟俺回家吧!”他唠叨了半天,他的小牛崽儿却不听他的话,依然卧在那儿不动弹。张老汉摸摸后脑勺:有了,用长腰带把它牵回去!    张老汉解下长腰带,扣到他的小牛崽脖子上,又打了个活结,抖了抖带子,劝道:“宝贝儿,别犟了,跟俺回家睡觉吧!”    这回,他的小牛崽似乎听懂了他的话,乖乖地爬起来,跟在他后面,一步一步地走了。
        张老汉哼着歌儿,一步三摇,终于把他的小牛崽牵到家。他推开牛棚的栅栏,将他的小牛崽拴到牛桩上,拍拍他的小牛崽的屁股,便进屋睡觉了。
        张老汉钻进被窝,没一刻,便打起了呼噜。就在这时,他的老伴张大娘忽然听到牛棚里传来一阵响动,接着便听到老母牛在“欧——欧——”地惊叫起来。张大娘不放心,便点起灯到牛棚去看看。
        张大娘一手端着灯,一手挡着风,来到牛棚一看,顿时呆住了:我的天哪,一只比小牛崽还高大的老虎,被一根长长的白布带子扣着脖子,拴在牛桩上。黄牛母子吓得缩在角落里,又跳又叫,这老虎呢,舔舔舌头,好奇地看着它们。

    厦门万代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字典网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09065291
    广告|友情链接合作:224931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