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故事大全

战争故事

瓦特?泰勒起义
  • 瓦特?泰勒起义

  • 瓦特?泰勒起义


     瓦特·泰勒和他的穷苦乡邻们用辛勤的汗水在英格兰肯特郡的荒原上开垦出一片土地后,凶恶的封建主就随即把土地夺去。他们被迫驱赶着赖以为生的牛羊,到公共收场去放牧,封建主又把公共牧场占为已有,赶得他们无处安身了。瓦特·泰勒没有办法,便领着一帮年轻人去当泥瓦工。
        那几年,鼠疫在英国各地蔓延,他的伙伴们有的死去,有的病得爬不起来,奄奄待毙,只有瓦特·泰勒身体结实,没有被病魔扳倒。但他一个人在外面也混不下去了,只好独自背着工具返回故乡,寻找自己的家人。
        到家一看,只见用树枝和草叶盖成的房子的顶上漏着大洞,父亲和母亲都死于鼠疫了,只有孱弱的妻子带着生病的儿子,相依为命,苟延残喘。他妻子见他回来,便扑在他怀中,哭得像个泪人,哽咽着说:“瓦特·泰勒,你看这个家还算个家吗?吃的没有吃的,住的不像住的,还活得下去吗?”瓦特·泰勒抚着骨瘦如柴的妻,望着昏迷的儿,眼中金花乱蹦,两串泪珠不由得扑籁籁地滚下来。他把妻子扶坐在土台上,又去弯腰抚摸病儿的脑门,而后安慰妻子说:“我知道你们在家吃苦,我这段时间在外面总算挣到了几个钱,还买了一点药回来,唉,现在父母已经去世,已设法挽救了,我们可是还要熬下去呀……”    此时,忽听得门外一阵狗叫,妻子惊恐地对瓦特·泰勒说:“他们又来了!”    “他们是谁?”    “还不是收人头税的!”    “人头税?”瓦特·奉勒眨眨眼睛说:“不是交过了吗?”    “你不知道,又增加了。”妻说。
        瓦特·泰勒左手操起泥瓦刀,一步跨出门外,只见一个地方小官牵着一条大花狗并领着两个差人站在门前。瓦特·泰勒问:“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那小官一龇牙,说:“哈哈,听说你小子在外面发了财了,回来了,人头税总该交吧?你家五口人,虽然死了两个,可也是才死不久,人头税是要交上的。”    “我们不是交过了吗?”瓦特·泰勒说。
        “瓦特·泰勒,”地方小官把头一侧,说,“也不怪你,你在外边大约不知道,现在,国王理查二世陛下,宣布把人头税增加三倍,就是每人要交三枚银币。你怎么能不补交?这是国王的旨意……”    “什么国王旨意,还不是你们作怪!三枚银币相当于一个雇工三年的收入呢!”    地方小官满脸通红,把手里的绳索一抖,那大花狗就向瓦特·泰勒扑去,泰勒手起一刀,就把那狗的脑袋削去一半,那狗嗥叫了一声倒于地下。地方小官急了,喝道:“把他拿过来!”两个公人就要上来揪人,瓦特·泰勒说:“不要忙,兄弟!你们两个不是我的对手,我们商量一下,怎么样?”小官知道瓦特·泰勒和他手下的公役有些交情,也只好压住怒气,说:“第一,赔我的狗,十英磅。第二,人头税照补,你父母亲嘛,人已去世,各减半补交。”    瓦特·泰勒盯了小官一眼,说:“好说,我后天交到你那里去。今天不行,我妻子、儿子病着,先要带去瞧病,顺带到几个朋友那里把被他们借去的工钱取回来,才能把税款凑足。”    地方官无奈,只好带着差人,拖着死狗离去了。
        瓦特·泰勒在门外和地方官争执的时候,他妻子在室内急得什么似的,后来听到争执停下来,才放了心,但听到瓦特·泰勒答应赔狗并补交人头税,又着急起来。
        瓦特·泰勒一跨进门,妻子便说:“哪有钱赔狗、交税呀?”    “哎,先把他们哄跑再说。”    “那么,他们明天还要来呀!”妻说。
        “我们今天夜里就逃走。”瓦特·泰勒说。

    厦门万代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字典网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09065291
    广告|友情链接合作:224931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