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狮穴的陷落

  • 狮穴的陷落


     公元前 627 年,位于小亚细亚之东,包括两河流域(幼发拉底河、底格里斯河)与非洲北部部分地城的亚述帝国,阿树尔巴纳帕尔君主去世,他的儿子阿树尔尼米德林继位,居住在与帝京萨尔贡堡育大道相连的城市尼尼微。尼尼微城被犹太先知称为“血腥的狮穴”。
        阿树尔尼米德林虽然刚刚登位,但很想学他父亲那样去开拓疆土,因此常常让老臣给自己讲阿树尔巴纳帕尔的武功。这天下午,暮春的阳光暖暖地照进王宫,阿树尔尼米德林正让老臣札答罗莫叙述往事。札答罗莫说:“当年先君真是智勇非凡。他亲率名闻天下的尼尼微骑兵,任意纵横,所到之处那些泥砖垒砌的城墙,在我们亚述人的破城槌、坑道兵、投石机的攻击下,有如摧枯拉朽。我们亚述军队,有的是铁制武器,长矛、刀剑、盔、盾、胸铠和铁镞矢,谁人敢挡?”    老臣札答罗莫把胡子一翘,高兴起来,说:“当年我随先王出征,只要攻下一个地方,第一件大事就是烧杀。你们年轻王子那时没有见过,的确是这样的。”阿树尔尼米德林在躺椅上稍稍一动,插言说:“是不是像墙壁上的浮雕那种样子?”    札答罗莫说:“陛下说的当然是对的。只是那浮雕是死的,我经历的却是活的。是这样的,先把敢于抵抗我们的敌人的首领的皮给剥下来,把他穿在尖尖的木桩上。再把其他敌军将领或兵士的皮剥下来,挂在城头。当然,有时忙不过来,我们就简单一点。就用刀把敌兵的头砍下来,挂在城头。他们被杀时叫到越惨,流的血越多,我们越开心!”说着,札答罗莫笑了起来。
        阿树尔尼米德林说:“杀掉敌人固然是很痛快的,不过,我们也应当有收获才行啊!”    札答罗莫一捋小胡髭,说:“陛下说得对。我们打仗就是为了抢夺土地、财富、奴隶。啊,那时我们的先王常常用骑兵押着成千上万的俘虏,让他们牵着牛、羊、马、骆驼、驴,牲口背上背着谷物、财富,向尼尼微走来……”    札答罗莫正讲得起劲时,忽然近待说有密报,阿树尔尼米德林便让札答罗莫改日再来叙谈,自己与近侍走进宫内去。
        近侍说:“陛下,外间的地方大臣送来紧急报告,说那枚征服的米底国国王齐阿克萨正勾结他的盟友埃兰人分别从东、南两边来进攻我们亚述帝国,请陛下……”    近侍来说完,阿树尔尼米德林早已大怒,眼睛一瞪,骂道:“老子正闲得发慌,让我去把齐阿克萨的皮给扒下来,看他还闹腾不闹腾。”于是,立即传旨:“令迹勒底人那波帕拉萨尔率军到南部的巴比伦去消灭埃兰人。”    亚述君主阿树尔尼米德林亲自统领 10 万大军去抗击米底国王齐阿克萨,令老臣札答罗莫为行军参谋。札答罗奠对阿树尔尼米德林说:“陛下从来出征,愚民们不知陛下的厉害,此行正是树立陛下威望的大好机会,树立威望的最好办法就是杀人。”阿树尔尼米德休认为此言大有道理,因此,一路纵兵劫夺焚烧,任意屠戮居民,百姓闻风逃窜。阿树尔尼米德林在马上呵呵大笑:“老臣果然高见!”    札答罗莫说:“失君有遗训曰:‘刀矛建成’,老臣不过是恪遵先君之遗训而已。”    却说米底国王齐阿克萨得知亚述君主阿树尔尼米德林分路出兵迎战,正在踟蹰之时,忽然得到迦勒底人那波帕拉萨尔已派来使者送来秘密报告。齐阿克萨忙情使者进入城堡。原来,那波帕拉萨尔派的使者乃是他自己的长子尼布甲尼撒。
        尼布甲尼撤叩见米底国王说:“父王一向景仰陛下,以为此次陛下出兵征讨亚述乃是为民除害。我们迦勒底人也早已不堪忍受亚迷的屠戮和压榨了。今特遣我来与陛下结盟,共灭亚述帝国。父王将以被派去阻击埃兰人之机,举兵直取亚述重镇巴比伦。再与埃兰人合兵一处,剿灭亚述南部一带的残军。父王恐此事托别人来未必万全,故令我亲自来拜谒大王。”    米底王齐阿克萨大喜,心想真是天助我也,又见尼布甲尼撒出语不俗,英俊威武,便想趁此与波帕拉萨尔结秦晋之好,于是问道:“尼布甲尼撒大约尚未成亲吧?”    尼布甲尼撒早已听说米底王有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儿,得此一问,便站起来恭敬地答道:“回禀陛下,小子尚未成亲。”    齐阿克萨说:“如蒙不弃,老拙有个小女,倒愿奉托给你,不知意下如何?”    尼布甲尼撤连连称谢。

    厦门万代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字典网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09065291
    广告|友情链接合作:224931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