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交换工作

  • 交换工作


        从前有一对夫妻像一般人那样生活着。他们在生活中既不是亲密无间,也不是格格不入,而是和大部分人一样凑和着过日子。老头子当然是干外面的活儿,他每天一早就到森林里去,为的是给他自己和他的老伴儿挣碗饭吃,而老太太则留在家里料理家务,干些诸如做饭、纺纱、织布之类的活儿。虽然是在家里,她也有很多活儿干,他们的生活倒还过得去。
        但是晚上老头子从森林里回到家的时候,手指头冻得要死,膝盖子累得又酸又疼,相比之下他认为老太婆在家里太舒服了,这时候他们之间常常发生争吵。
        一天晚上,老头子浑身上下湿淋淋地坐在炉子旁边擦干他的皮衣服的时候,他开始抱怨说他一个人一天到晚像个奴隶一样为家里疲于奔命。
        “你比我强多了,你,老太婆,”他说,“因为我这个可怜虫在森林里卖命干活、忍饥挨冻的时候,你只是在炉子旁边做做饭,前面烤暖和了再烤后面。”
        “你这么认为吗?你,”老太婆说。“然而我可不这么认为,因为我手里要干的活儿也很多,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不把家里安排好,你也不会那么舒服。但是男人就是这样。你不在他们跟前的时候,他们才体会到你对他们的好处。”
        “她要是不在跟前,他们就再也听不见她吼叫了,”老头子说。
        “吼叫!”老太婆说,她显然对他的话很生气,“你也配说这话!实际上你干了些什么呢?你一天到晚只不过捡些树枝罢了,这也值得吹嘘,就这。
    我的工作可不一样。我要照料牛,儿子小卡尔·约翰,还要打扫房间,酿酒,烤面包,纺线,缠线,捻线,漂洗,织布,剪裁,缝缝补补——我干这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不让你的肠子贴着你的脊梁骨,不让你穿得破破烂烂,免得丢人现眼。”
        “上帝呀,别嚷嚷了!”老头子说。“你该喘不过气来了,你又是叫又是嚷嚷,好像你什么都清楚一样,但是谁也不会比穿鞋的人更清楚脚到底什么地方夹得慌,这一点是肯定的。”
        “我知道吗?”老太太开始冷静下来说。“但是你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辛苦的话,我想我们明天换换工作吧。我到森林里去干活儿,你在家料理家务,这样就可以知道,到底谁最辛苦。”
        老头子立刻表示同意。
        第二天早晨老太婆拿起斧头准备到森林里去,临走时她还嘱咐老头子:
        “你在家要照看好小卡尔·约翰,喂好牛,还要烤面包,做奶油,把做晚饭用的绿白菜煮一煮,现在我要来看看你到底做得怎么样!”
        “咳,”老头子说,“你放心吧,你!比这再难的事情我都没问题。走你的路吧,注意回来的时候别把胳膊和腿砍着了。”
        就这样老太婆到森林里去了,老头子站在门前的台阶上一直目送着她。
        “我真不知道这一天她怎么过,”他摇了摇头说。
        但现在不是站在那里想问题的时候,因为小卡尔·约翰醒了,他孤零零地躺在那里开始叫起来,老头子从未听见过孩子这样叫喊!他赶忙走进屋去晃动摇篮,可是他是用男人的方式晃动的,他晃得越快,小孩儿叫得越厉害,他也就晃得越发起劲,直到小孩儿从摇篮里掉下来,当时他叫得真是可怕,老头子简直没了主意。
        “你别像个狼一样叫了,求求你静一会儿吧!”他使劲地晃动着小孩儿说,然而他叫得更凶了。
        “你等一会儿,”他说,他转身到床那里取了个羽毛枕头放在小孩儿身上,他立刻不叫了。老头子能很快地哄好男孩儿不哭,在这方面他比老太婆还强。
        现在他开始烤面包,他先点着炉子,再把面粉和水倒在一个揉面钵里,他开始揉啊,揉啊,尽力地揉起来。当他认为面团揉得恰到好处的时候,他就开始做圆面包,他做了一个又一个,有的大,有的小,有的圆,有的不成样子,看起来奇形怪状。但他还是马上烤起来,只要快就行。

    厦门万代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字典网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09065291
    广告|友情链接合作:224931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