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天入地

  • 上天入地


        从前,有一个出了名的吹牛鬼,名叫巴拉根仓,他住在蒙古,那里的牧民都喜欢听他吹牛,因为他吹出来的那些故事,时常使他们哈哈大笑,笑得忘记了疲劳,忘记了忧愁。
        可是,那些有钱的财主们没有一个喜欢巴拉根仓,因为他的口才实在太好了,财主们谁也别想辩过他。所以,只要听到巴拉根仓在吹牛,他们就会恨得咬牙切齿,巴不得他快点生病死掉。
        一天,巴拉根仓从草原上走过。牧民们见了他,都争先恐后地同他打招呼:“你好啊,巴拉根仓。很久没见你了,你到哪儿去了呀!”
        巴拉根仓感慨地说:“是啊!我们大概已有一年没见面了吧!在这一年里,我上天入地,可看见了很多有趣的东西,也遇到过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这段时间,可真算得上是丰富多彩了啊!”
        牧民们都惊奇地问巴拉根仓:“这是真的吗?“他们知道这下又有故事听了,高兴极了,大家都争着要求巴拉根仓:“快讲给我们听听吧,让我们也开开眼界!”
        巴拉根仓很乐意地说:“好吧!现在就开始。”于是,巴拉根仓便说了起来。
        “去年夏天,那天我正在家里闲着,我妻子叫我上山去打柴。老婆的话当然要听啦!哈哈!我拿着磨快了的斧子,骑上那匹又老又瘦的马,就往山上走去。走着,走着,马忽然站着不动了。我转头一看,原来是挂在腰间的斧子掉了,正巧把马的一只后腿给砍断了。唉呀,三条腿的马怎么能上山呢?我急了,就砍了一根粗树枝,绑在马屁股下面,当做它的后腿,然后继续上山了。可走了不一会,马又站住不动了。我回头一看,原来那根绑在马屁股下面的粗树枝已经长成一棵很高很高的大树了。这棵大树的树顶一直长到了天上。当时我想,到天上去玩玩也不错,所以我就沿着树干往上爬,爬了八十一天,我才爬到天上。我在天上玩了很久,后来,肚子饿坏了,我才想到回家吃饭。但是,我找来找去都没找到那棵大树。你们猜怎么着?原来是那匹瘦马把大树给拉走了。找不到大树,就没法回家了。怎么办呢?别紧张,我找到了一座喇嘛寺。这座寺里有几位佛爷,正没事找事,蹲在那里打苍蝇呢。我问他们:‘佛爷啊,我是从地上来的人,现在肚子饿极了,你们能给我一点东西吃吗?’起初,他们谁也不理我。后来才慢慢抬起头来对我说:
    ‘你没见我们也都饿着肚子吗?最近拜佛的人少了,供奉的食物也不多。告诉你,我们自己都没得吃,又怎么能帮助你呢?’我这才仔细地看了他们一眼,果然一个个饿得面黄肌瘦,连说话都有气无力地。我只好离开喇嘛寺,到别处去碰碰运气了。我在天上找了好久,竟连一个人影也没见着,实在饿得受不了。
        就在这时,我见到了一根大冰柱。那冰柱很长,从天上直垂下来。我想也许这冰柱会垂到地上吧?所以,我就抱着冰柱往下滑去。谁知道冰柱并未垂到地上,它的未端离地面还很远呢。这时啊,我真是上天无门,入地不成了,抱着冰柱,在那里不知怎么办才好。后来,我想起现在正是秋天,草原上的人们正忙着打草呢,草和灰尘正满天飞呢。于是,我就抓了一些草和灰尘,用它们搓成一条粗绳、绑在冰柱上,这才抱着粗绳往下滑。我滑呀,滑呀,忽然一阵大风吹来,把绳子吹断了。我被吓得头昏眼黑,只觉得身体直往下掉,结果,一下子从天上掉进了地里,就只剩下个头露在地面上了。
        我的身体全部陷进了地里,动也动不了。我的耳朵旁边长着两棵小红花树,一边一棵。它们笑着对我说:‘喂!如果不是我们姐妹俩人遮盖着你啊,恐怕你的耳朵早就给风吹掉了。’我很不服气:‘你们可别乱说啊!告诉你们,要不是我保护你们啊,你们早就被虫子咬死了!’谁要是听见我们那样争吵,一定会认为我们都相互讨厌对方呢。可其实呀,这样吵来吵去,是吵着玩的呀!

    厦门万代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字典网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09065291
    广告|友情链接合作:224931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