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石门开

  • 石门开


        早年间,在东海边上,有一个渔夫叫胡四,他从十多岁就出海打鱼,已经打了二十多年的鱼了。经他手打的鱼,堆起来真是比小山还高,可是,他的日子还是过的奇穷,不只是家里没有隔宿粮,就是连条小船,连口网也没有。他一年到头,指着去租财主家的船和网用,他一年到头,水上来,水上去,辛辛苦苦,冒着风险,打来的鱼,都跟了船和网去了。他心里是又难过又生气。
        有一天胡四又到海里去打鱼,蓝光光的大海,风平浪静,他正在撒网,一只鸬鹚飞来了。黑油油的羽毛,绿光闪闪,只见它向下一落的工夫,就从海里叼上一条鱼来。
        胡四说道:“鸬鹚,鸬鹚,你捕鱼还有那翅膀和弯嘴,我捕鱼没条渔船没口网。”
        鸬鹚好像是懂得他的话,看样很可怜胡四,它扑扑翅膀,飞到了船上头,嘴一张,一条金鳞鳞的鱼落到了船舱里。
        鱼尾巴拍的船板咚咚地直响。
        胡四走到跟前一看,鱼的眼里扑拉扑拉的往下掉泪。
        胡四很可怜它,就把它放回海里去了。金色的鱼翻了一下身,尾巴一摆,掉转身,头朝着胡四一连点了三下,才浮浮摇摇地向海中间游去了。
        胡四一连下了三次网,只打了很少的一些鱼,他心里十分着急,船主还催着要船租,老婆在家里还等着米下锅,胡四越寻思这个日子越是没法过,他就愁的掉泪。他伸手擦泪的工夫,忽然听到身边上有谁说话:
        “好人呀,别哭了。”
        胡四一抬头,只见眼前站着一个白胡子老汉,手里拄着一根青高粱秸。
        老汉又说道:“亏你救了俺的孩子,你想着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胡四想了老一会才说道:“老人家,我能有一只好船和一口好网,我每天欢欢乐乐的到海里去打鱼,回到家里,我和俺老婆都不愁吃,不愁穿,要能那样就好了。”
        白胡子老汉点了点头,看样是很赞成他的话。老汉说道:“在沂山有一个百丈崖,你和你老婆到那里面去过日子吧。”
        胡四问道:“我怎么能进去呢?”
        老汉说:“不用犯难,我有办法叫你进去。”说着把手里的那根青高粱秸递给了他,胡四接到手里,觉得沉甸甸的,凉森森的。看去青光照眼。
        胡四心想:给我这个,有什么用呢?    老汉说道:“你用它指着那百丈崖,就这么说,‘石门开,石门开,受苦的人要进来。’可是你千万记住,进去以后不要起坏意,什么时候也不要扔掉青高粱秸。”
        胡四心里很惊奇,他还想再问一问,老汉却忽然不见了。
        胡四拿着老汉给他的那根青高粱秸回了家。老婆见了,生气的说道:“拿米拿面来,拿根青高粱秸来充不了饥,解不了渴,有什么用?”
        胡四说道:“你先别急呀,你成天价盼着自己有条船,有口网,这回咱真的不愁吃,不愁穿了。”他就一五一十地把遇到的奇怪事情都对老婆说了。
        老婆却埋怨他道:“你该跟他多要些好东西呀!”
        胡四没有做声,他觉得自己只有她这么一个亲近人,万事都迁就她,这次也没有和她争论。
        胡四把打来的鱼,收拾了两筐,一根扁担挑着,和他老婆,两个人整整地走了七天七宿,才走到沂山下面的一个庄里。那个庄最多也就有个十几家子人家,有一个老妈妈坐在一家门口前,胡四走到跟前问那老妈妈说:“借问一声,这里离沂山百丈崖还有多远?”
        老妈妈向西一指说:“往正西出去五里路,就是百丈崖,那里又没有人家住,你把鱼挑去卖给谁呢?”

    厦门万代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字典网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09065291
    广告|友情链接合作:224931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