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画上的媳妇

  • 画上的媳妇


        很早很早以前,不知道是在哪一朝哪一代啦,有一个叫“柱子”的小伙子,人长的棒实实的,也很精明,二十多岁了还没有个媳妇,嘴里不说,心里不大痛快,娘看出儿子的心事,劝他说:“孩 子,咱过这号穷日子,谁家闺女会到咱家里!”
        离开娘说这话,有三个多月就过年了。
        柱子娘想到,平时吃糠咽菜,大年黑夜,怎么的也得吃顿饺子,没有白面,使高粱面,买不起白菜,买点萝卜包包。柱子听了娘的吩咐,便拿了仅有的十个小钱去赶年集,还没到菜市,就看见一个老汉拿着一些画在那里卖,其中一张画着一个媳妇。
        媳妇画的那个俊相,说都说不上来。柱子越看越爱,把十个小钱都给了老汉才买了来。拿着画就回了家。
        娘看了叹了一口气,也没说什么,柱子把画挂在自己屋里。
        到了晚上,他回到自己房里,把灯才点上,就听着那张画哗啦啦地响了两声。屋里又没有风,怎么会有响声,柱子奇怪地抬起头来看时,只见画上的那个媳妇,一动、一动的变成个活人凸了下来,柱子又惊又喜,媳妇笑嘻嘻地坐下和柱子说话。两个人越说越亲热,柱子也不觉得害怕了。鸡一叫,媳妇又上了画,晚上又走了下来,这么样过了有个把月,有一天晚上,媳妇对他说:“你是个勤快人,我实在不忍看你受穷挨饿,我有心露一手,又怕引了祸来家。”
        柱子说:“咱俩在一起,我心里就高兴!”
        媳妇说:“咱的日子不能老叫它这样苦,我给你二十个小钱,明天你到集上买一点丝线来吧!谁问你,千万不要对别人说起来我来。”柱子欢喜的答应了。第二天便把丝线买了来。
        到了晚上,媳妇照样又从画上凸了下来,接过丝线来说道:“你睡觉吧,我做点活,再来。”鸡叫啦,天明了,柱子睁眼一看,满屋里都是闪光的绸和缎,这花样那花样,看花了眼。
        娘跑来一看,简直的愣了,柱子把根本来由对娘说了,娘听了又惊又喜又害怕。柱子把绸缎拿到集上买了很多的钱,从这以后,娘儿俩过着富足的日子。
        有一天,柱子下地干活去了,半头午的时候,来了一个化缘的老道士,一见柱子娘就惊叫道:“你脸上有妖气呀!”柱子娘一听很害怕,老道士紧接着又说:“你赶快把你织绸缎的那个媳妇交给我吧,不的话,你就要家破人亡啦!”柱子娘越想越害怕,急忙到儿子屋里揭下画来,卷了卷,拿着就往外走。
        画里那媳妇叹了一口气,说:“柱子要是想我,你叫他到西酉去找我。”
    柱子娘听到说话,更吓慌了,三步两步走到门口,把画交给老道士,老道士拿上就走了。
        柱子从地里回来,听娘一说,急的直跺脚,从这以后,他就病倒了。娘给他请医吃药也不见效,眼看快要死了,娘守着他哭道:“柱子呀!我就你一个儿子,娘从来没错待了你,你要怎么的,就怎么的吧!”
        柱子掉了一滴眼泪说:“娘!我实不瞒你,只要我能再见她一面,我的病就好了。”
        娘说:“唉!柱子,娘也后悔了,那时,我临拿着画往外走时,她说:
    “叫你到西酉去找她,也不知西酉在哪里,也要等病好了才能找她呀!”
        柱子一听心里有了盼头,从此病就慢慢的好了。娘把卖绸缎的钱给他收拾了一布袋,柱子牵着一匹马,驮着钱就向西走去。
        走了不知道多少日子,吃饭宿店的,一布袋银子也花光了,还是不到西酉。马也卖了,还是不到西酉。柱子只好一路给人家做短工,挣几个钱做盘费,一路往前走。
        这样又不知过了多少日子,走着、走着村庄就稀了,他常常走到晚上也找不到个地方宿。柱子挨着饿、忍着渴还是往前走。这一天,走了一整天也没看见个庄,一整天汤水没进口,第二日半头午的时候,他老远的望到了一条小河,他欢喜地赶快跑过去,一看,河里的水干了,他顺着河走去,终于找到了一个小水湾,他蹲下正要去喝水,看到一条黑色的小鱼,他又停住了,心里怪为难的,自念自说的:“小鱼呀!我要是喝了这点水,就把你干死了,我要是不喝这点水,我就渴死了。”他想了想又说:“我就是不喝这口水,再过一天水也就干了,你还是当不了要死呀!”他站在那里停了老一阵,才想出了一个办法,把自己的手巾放到水湾里淹了淹,把鱼包了进去,才把剩下的水喝了,又往西走。

    厦门万代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字典网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09065291
    广告|友情链接合作:224931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