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胆大的小伙子

  • 胆大的小伙子


         我要给你们讲的这个故事,连到托卡伊城堡参加过七次要会的巫婆都不知道。从前有一个父亲,他有一个儿子,人家都管这个儿子叫大胆汉,因为他不知道什么叫可怕。只要一听说哪儿闹鬼,哪怕是深更半夜,他也要跑去看看。不管听多么恐怖的故事,别的人连头发根儿都吓得竖了起来,可是他却若无其事,笑眯眯地听得津津有味。人们可以随便打发到他到哪里去,比方说偏僻无人的教堂啦,骨殖房啦,绞刑架那儿啦,他去哪儿都不害怕。有一次,他突然想到要出去见见世面。“既然家乡没有任何可以使我害怕的东西,那我就得到世界上去闯闯,不认识什么是恐怖决不回来!”他暗自想道,也立刻把这个心思告诉了父亲。父亲非常疼爱自己的儿子,当然不因为他的儿子要离开他出去闯世界而感到高兴。他担心儿子的大胆会给他带来什么灾难,便一个劲儿地劝他还是别出远门,还答应教会他害怕,只要他肯留在家里。“这您恐怕办不到,父亲!”大胆汉表示怀疑。
        “我要是教不会你,那时你再走我也不拦你。”父亲说。儿子同意了,等着父亲教他学会害怕,父亲跑去找教堂看守,答应给他许多钱,只要他能想出个办法来使他儿子害怕。
        “这很容易嘛!”教堂看守说,“你今天晚上把他打发到我这儿来,我要吓得他头发竖起来。”
        父亲高高兴兴回家了,晚上便打发儿子去找教堂看守。教堂看守从骨殖室找了一具尸体,爬到教堂的塔顶上,把它拴在钟绳上面。大胆汉来到教堂,问教堂看守给他什么活儿干,并说是他父亲派他来的。教堂看守对他说,让他替有病的撞钟老人到钟楼上去敲响九点。“那有什么?!我去!”大胆汉说,立即爬进钟楼。钟楼里一片漆黑,他走着走着摸到了钟。伸手去抓撞钟绳,却摸到一双冰冷的脚;再往上摸,摸出来是一个人的躯体。
        “我的老天爷,”大胆汉嚷道,“你既然有病,干吗不躺在炕上?你还要往钟上爬?可你又没劲儿撞响这钟啊,快下来吧!”大胆汉以为是那个有病的撞钟老头。可是当那个撞钟的既不说话,也不动弹时,大胆汉便叮嘱他抓稳点儿,接着便撞起钟来。尸体跟着一晃一晃的,月亮透过乌云照射着。
    大胆汉看见那个躯体泛青色,便停止了撞钟。“现在下来吧,松手!”他喊了一声,“你的手肯定疼了,”可是听不到回答,那身体一动也不动。
        “你既然不想下来,那你就待在哪儿吧,我管那么多闲事干吗!”大胆汉嘟哝一声便离开钟楼走了。
        “怎么样?”教堂看守问他。
        “什么怎么样?!那个疯老头爬到撞钟绳子上,死活不肯下来,我让他还待在那儿。”
        “好,好,谢谢你的帮助,明天再来吧!”教堂看守对他说。大胆汉答应明天还来,说完就回家了。父亲在家里急不可待地等着他,心想他这一回总该知道什么叫可怕了吧,可是大胆汉对“恐怖”二字毫无印象。第二天晚上,教堂看守把死人所需要的棺材、蜡烛等一切都找齐了,让他老婆告诉大胆汉,要他到教堂里去守死人,守到半夜再由教堂看守来接替他。天黑时,教堂看守把脸抹得死白,用一块被单裹着身体躺到棺村里。没多久,大胆汉来了,他瞅了一眼死人,坐到棺材旁边,然后站起来,在教堂四处转了转,又坐了下来。到深夜十一点的时候,这个假死尸坐起身来说:“你干吗来打扰我?躺到我这地方来吧,要不你别想无病无灾地活着出去!”
        “这算怎么回事呀,你乖乖地给我躺着吧,我跟死人没有任何瓜葛,”
    大胆汉说。死人慢慢地站起身来,两手伸向这位年轻人。“你这个该雷打火烧的!我看你准是在告别人世时没死利索,让我来帮帮你是不是?”大胆汉举起长柄连枷朝那假死人挥去,这倒霉的便又躺到棺村里了。钟楼敲响了十二下,大胆汉把教堂门一锁,把钥匙交给了看守的老婆。

    厦门万代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字典网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09065291
    广告|友情链接合作:224931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