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湖

  • 金湖


        黑色的森林后面有个牧场。齐腰深的青草一到秋天就枯死、腐烂,成为来年新春的肥料。只有一些最粗大的茎还在严寒中摇曳。牧场上除了几棵洋槐没有别的树,很是荒凉。放眼望去,看不见一条小路。只有不知从那儿吹来的风,被关在森林的高墙里面,像胸中呼出的气在牧场上飘。牧场后面是山,寸草不生的铁锈色的石头山。这地方人迹罕至,只有瘦长腿的鹿像燕子似地从草地奔过,跑进密林深处。
        山后面有个湖泊。湖的颜色很奇怪,是金黄色的。阳光照射在上面的时候,它像一面巨大的盾牌闪闪发光。甚至葛蒲和芦苇的茎和叶都是金色的。
    许多年过去了,湖水总是金光闪耀。每天傍晚总有成群的野鸭子在湖面上飞,有时转着圈子,有时落在水仙花丛中的水波上。有些野鸭子在这儿搭窝。它们经常飞走,天亮之前飞回,从哪儿飞回?谁也不知道……    有一次,在离湖不远的山丘后面出现了两个人影。一男一女。两人都年轻、健壮、漂亮。从他们的动作可以看出他们已是筋疲力竭。被太阳晒得黝黑的脸上大汗淋漓。他们不安地望着前方。他俩停住了脚步。
        “听我说,米沃斯特,我们放掉最后一只金腿鸭吧。我们似乎迷了路。
    晚上我们又会碰到芦苇丛中的陷阱的。”
        “最后一只?啊,飞吧!”
        获得了自由的野鸭猛地振动翅膀,向低洼处飞走了。
        “不错!流动的黄金是在那边的什么地方!鸭子是在那儿浸泡自己的羽毛的。走!我们快去!”
        他们不顾脚下的石头,向前奔跑。米沃斯特跑在前边,突然站住了脚,张开双臂,喊道:“看呀!看呀!黄金湖!”
        果然,金色的波浪在阳光里闪耀。米沃斯特没有等待他年轻的妻子,扑了过去。胜利的欢乐几乎要把他的胸膛炸开。米沃斯特是个贪婪的人,渴望财富,此刻好运在他眼前敞开了一个宝库——那神秘的金湖。他跑得越来越快,跌倒了又爬起来,有伤没伤,他全然不顾。他终于跑到了湖边。他乐得差点背过气去。他把两只手浸在水中,让水泡到了胳膊肘的地方。然后拿出来一看,上面留下一层黄金。米沃斯特更低地俯身在湖上,用手拍着水波,欢呼着:“幸福!真正的幸福呀!”
        他的妻子斯瓦娃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丈夫的手指缝里如何金光闪闪。
        “来呀!你也把手泡进水里!来感受一下这宝贝的重量和寒气!”
        在他妻子正想向前迈出一步,照她丈夫的吩咐做的时候,一个白胡子老人站在他们中间,用一根龙头拐杖挡住了妇人的路。
        “你是谁?”米沃斯特怒气冲天地吼道:“你从这儿滚开,流浪汉,关于这个湖,你一个字也不准泄漏,听见了吗?”
        “我可怜你们,”老人点点头。
        “你是舍不得这些财富,你这老朽,谁叫你没有保守住秘密。谁叫你没有看住那些野鸭子?”
        “我可怜你们,”白胡子老人重说一遍,“你俩都年轻。这财宝不是你们的。你们离开这儿,现在还不晚。”
        “要从这儿快滚的是你!再不走我就要把你腐朽的脑袋揪下来了!”
        “我可怜你门,但我看得出,你们太狂妄。等你们克服了傲气我再来。”
    老人平静地说道,转眼就不见了。
        “多么讨厌的老东西,”米沃斯特捏紧了拳头,“他会给我们招来竞争者。他眼里有道不祥的光。”
        “我看是善良的光,”斯瓦娃胆怯地说,“我们也许应该考虑一下他说的话呢。”
        米沃斯特怒火中烧。“现在,当我们已经攀上了幻想的顶峰的时候,还要去考虑这些废话吗?不,斯瓦娃!我们赶紧干吧。这湖底一定蕴藏着取之不尽的黄金。我们迅速把它弄出来,这样我们就会成为幸福的人,越快越好。”

    厦门万代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字典网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09065291
    广告|友情链接合作:224931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