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银娘娘

  • 银娘娘


        李老汉给地主扛了一辈子长活,死的时候才五十多岁,可是成年累月地过那份苦日子,过的背也驼了,腰也弓啦,真像一个老汉了。他死了后别的没留下,只留下了在庄外的三间破房子,因为他不舍得穿,不舍得吃,积攒下的几个钱,四十岁那年娶媳妇都花净了;可是李老汉很高兴,第二年他就得了儿子啦。穷家养娇子,给他起名叫“长生”。
        长生长得挺好,大眼睛,高鼻梁,一句话说了是很俊俏,当着他爹的面,有些人就夸奖说:“这孩子将来找个媳妇是用不着费劲的。”李老汉喜得乐哈哈他说:“山老鸦,脖子长,娶了媳妇忘了娘。”他只是这样说着玩的,可是长生长大了以后,真的娶了媳妇,真的忘了本啦,这些当然是以后的事情了。
        长生爹死了不久,他娘也死了,他那时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爹娘活着的时候,常叫他刨点草来家烧,爹娘死了以后,他也不会做别的,刨些草来家,东邻西舍的换点什么吃,饥一顿,饱一顿的,好歹的混着没饿死。
        他家的门前就是这遍方有名的银娘娘湾,水清得真跟青草上的露水珠一样,深得却看不见底,天怎么旱它也不干。长生常听别人说,这湾底下,全是白花花的银子铺地,里面住着位银娘娘。
        这银娘娘白裙子,白衣裳,头顶上戴着一枝大红花。她能叫穷人变富,也能叫富人变穷;她手指着那里,你尽管刨就行了,一准能刨到银子,不过是十年碰不着个闰腊月,见不着她就是的 了。
        长生自从爹娘死后,在屋里闷的慌,常孤零零地一个人坐在湾边。有时不得意了,遇着愁事上.也常在湾边上哭涕抹泪的。
        有一次,他在坡里刨草,地主家和他一般大的一个小家伙,到坡里去玩,看见长生,把眼一瞪,腰一叉喝道:“快滚,别在这里刨!”
        长生不服他说:“这是在道边上呀!”
        小家伙又骂开咧:“你这穷种,半指地也没有,还敢嘴硬!”
        长生很生气,明明是情理,却不能讲,他草也不刨了,赌气来了家。
        家里,三间屋空空的,一点吃头也没有,没法,还得再背起筐子,往外走,走了两步,觉得一点劲也没有,便在湾边坐下了。越想越难受,又掉下泪来了。
         哭了一阵,听到湾中间,噗弄噗弄地响,抬头一看,从湾底拥出一连串的水泡,那水泡红的白的,白的红的,好像珍珠一样。长生看了,惊奇地想道:“许是银娘娘弄的景吧?”看了一会,觉得肚子饿了,心想:什么银娘娘不银娘娘的,地主家那么多的地,那么多的钱,我连一指地、一文钱也没有,银娘娘,她怎么不管?    刚刚转了这个念头,水皮上一阵银光耀眼。
        “啊!那不是银娘娘吗?”她穿着雪白的裙子,雪白的衣裳,头顶那朵花,跟五月的石榴花一样的红。长生又怕,又想看,银娘娘向他笑了笑,提起了裙子,飘飘地向湾边的草地上走去。
        长生这阵也忘了害怕,虽说,他年纪还小,也想多看看她。银娘娘那个俊俏劲简直没比啦。
          银娘娘却只一仰手,向身边一指,便不见了。
          长生愣了老一会,才想起那个话来:“她手指到那里,你尽管刨就行了,  一准能刨出银子。”
          他跑了过去,在银娘娘手指过的地方,刚刚刨破了地皮,一块雪白的银  子滚了出来,他赶紧地把它拾到筐子里去,越刨得深越多,把筐子盛了个满,  他才回了家。
          长生得了这么多的银子,不光买了很多的地,把旧房也翻盖成瓦屋厅房  了。那些给他说媳妇的,真是挤破了门,一直挑了三年,也没有选中了一个  媳妇,要知道他是见过银娘娘,老是想找和银娘娘一样俊俏的媳妇。

    厦门万代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字典网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09065291
    广告|友情链接合作:224931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