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山里面的宝槽

  • 青山里面的宝槽


         离我们这里不远,有一座青山,那青山又高又大,山连山,少说也有百里长。一到夏天,山顶上常常罩着轻烟一样的云彩,那真是山高连云。那山上的青松,一抱粗的是多的多,一年到头葱绿葱绿的。人家都说,那青松根恨相连,根根连着那山底下的宝槽。
        在这个百里氏的青山上,在那最高最高的山顶上,有一座石像,它不怕风吹,不怕雨淋,总是威威武武地立在那里,这个石像是一个放牛的孩子,这青山就是因为他才升起来的。
        那是在很古很古的年代,有一对苦夫妻生下了这个苦孩子。娘说:“不能辈辈世世的受穷,苦孩子却不能叫他个苦名,叫他‘金孩’吧。”名字是名字,金孩还是过他的苦日子,娘冷一口、饿一顿地把金孩养大了。
        金孩十岁那年,看去却像十五六,龙睛虎眼的很精明。
        那一年,金孩爹在地主蝎子心家扛长后,受气不过死去了。娘儿两个把他埋葬了,泪还没擦干蝎子心又派狗腿子跟金孩娘要十吊大钱,说是金孩爹生前欠下的,叫马上还清。
        金孩娘着急地说:“我到这个门里,从来还没见俺金孩爹拿过一吊钱。”
    金孩也生气地说道:“俺爹给他扛了一辈子活,怎么能欠他十吊大钱。”狗腿子们并不讲理,把金孩抓到蝎子心家去了。
        蝎子心见金孩长得壮实,就吩咐道:“叫这穷小子给咱放牛,顶那十吊大钱。”
        蝎子心叫金孩放着牛,割着草,十头牛,白天要放饱,晚上得喂饱。
        金孩把牛赶到了一个荒草场上,牛好像知道金孩的难处,都安安稳稳地四下里去吃草。
        金孩动手割起草来,可是快割快割,到晌午那阵,割的草只够两头牛一宿吃的。他又生气,又犯愁。这时候,一头牛忽然“眸!眸!”地叫了起来。
    金孩回头看时,牛还是朝着他叫。他跑了过去,摸着黄牛问道:“黄牛呀,黄牛,你叫唤什么,你也有了为难的事吗?”黄牛伸出舌头舔舔他的手,又去舔舔地上的草,金孩低头一看,这周围的草忽然格外的密,格外的青,他扯着草不觉说道:“这草要是再高点那就更好了。”话还没说完,草就溜腰深了。金孩又惊又喜,动手割起草来,还不到天黑,就割了一大堆。
        孩子总还是孩子,手脚是闲不住的,他想:“这个地方长草长得这么好,我把我布袋里这个香瓜种种在这里吧。”
        金孩种上了瓜种,看看十头牛都吃得饱饱的了,他说道:“牛啊,咱回家吧。”牛好像懂得他的话,都乖乖地上了路,金孩担着草跟在后头。蝎子心拿着鞭子,站在大门口,想找个藉口折磨他,可是挑不出一点错误来。
        这样算完,他觉得是太便宜了金孩,就狠狠地说道:“不能给他好的吃,还是给他剩汤剩饭吧。”
        金孩心想:“我饿死也不吃你狗剩饭,渴死也不喝你狗剩汤。”他什么也没吃就出去了。
        蝎子心冷笑了一声说:“穷小子,饿死一个少一个,光做不吃那正好。”
        金孩知道娘家里也是没有吃的,他恐怕娘见自己挨饿难过,没有回家,不知不觉地出了庄。一出庄就闻着喷鼻的瓜香,他很是奇怪,什么瓜,香味这样大。他就四下里找,找着找着又找到了那个割草的地方,他惊奇得差点跳起来,那草又长得溜腰深了,还是那么青,还是那么密,香味就是从这里面发出来的。他分开了青草,只见在原先自己种瓜的地方,长出一棵青枝绿叶的瓜,上面开着许多小黄花,还结着一个亮黄的金香瓜。他把那个瓜摘了下来,却不舍得吃,欢欢喜喜地拿着回了家,和娘分着吃了。娘儿两个是不饥也不渴了,娘说道:“金孩呀,这个事怪,你去挖挖那地底下有什么东西。”

    厦门万代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字典网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09065291
    广告|友情链接合作:2249318901